阿森纳中国网
首页 | 新闻 | 视频 | 杂志 | 宝贝 | 下载 | 小游戏
'
广告联系QQ: 2228506079
发新话题
打印

与佩里-格罗夫斯同行(读书笔记)12月24日更新至五

与佩里-格罗夫斯同行(读书笔记)12月24日更新至五

(一)

这个赛季官方会员的礼包中,有一本佩里-格罗夫斯(Perry Groves)的自传,题目是球迷们为他编的一首歌《WE ALL IN A PERRY GROVES WORLD》。这本书是今年特意为会员再版的,其中增加了少许新的内容。




就像几年前,在收到礼包中的那本尼克-霍恩比(NICK HORNBY)的日记体自传《极度狂热》 一样,读后,受益匪浅。

其实刚读了几页,就明白了为什么佩里会成为阿森纳历史上,最受球迷欢迎的另类英雄(Cult Hero) , 他的自传在“实在”和“幽默”之间,透出许多的智慧,读后,立即产生了与大家共享的念头。

书的前言是从2006年5月7日,海布里的第2010场比赛开头的,那是枪手们即将搬至新球场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当枪手以4-2战胜维冈后,70多位身着白袖红杉的枪手英雄们,在38,359球迷的掌声中步入了海布里球场。

前言中写道:“…他们被称为阿森纳的传奇人物 - 我也是其中一员。”
“是的,这就是我,佩里-格罗夫斯,那个因一头红发,而被称为‘Ginga’的,来自考尔切斯特的家伙,就是那个乔治-戈兰汉姆来阿森纳创建他所向无敌球队时,签下的第一个球员…”

“就是这个佩里-格罗夫斯,在主场第一次露面时就为枪手进了一球,受到了球迷的爱戴,也就是这同一个家伙,在他职业球员的晚期,成了被专门“喝倒彩”(Boo-boys)的球迷们嘘哄的对象…”

佩里在前言中提到了他跟阿森纳一起,经历的那些同甘共苦,当然也提到了那场在最后一分钟击败利物浦,赢得18年未遇奖杯的,“极度狂热”的比赛。

他说,尽管他也是阿森纳“酗酒俱乐部”的一员,尽管他曾经对婚姻不忠,尽管他与足球界一些名人不和,尽管他因伤痛的困扰,28岁时就离开了绿茵场…

“但球迷们在我离开球场多年后,仍旧唱着为我编的歌,博客上还在谈论着我的行为或事迹,不知怎么搞得,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另类英雄。”

“让我在此明确指出:我不是什么”传奇人物”-  我只是一个拥有一生都不能忘却的许多记忆的,幸运的家伙。”

那天,当海布里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历时93年的海布里关闭后,佩里和他的两个儿子,他的女友,同大卫-希曼,肯尼-森臣,史蒂夫·博尔德,还有赖特等昔日枪手们似乎又一起回到了当年的快乐时光。

好像就是为了表明一切都没有改变,等孩子们和女友回家后,佩里和博尔德去了伦敦西区的夜总会,如同旧日般地尽兴,回到家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5点20分。

“就好像是在过去的那些日子一样” - 他在前言结尾时这样说。


[ 本帖最后由 asn14 于 2008-12-24 14:07 编辑 ]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二)

佩里-格罗夫斯出生在贫困的伦敦东区的一家医院里,他说这比他爸爸的出生地-伦敦监狱好多了!在这里请不要过早地下结论,因为在爸爸出生的时候,1940年,正值德寇轰炸伦敦,大疏散后,那所监狱成了临时医院。

家庭出身的影响,对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最为重要的。尤其对那些从小就致力于足球的,社会环境比较单纯的职业球员。佩里的父亲是一个“老式的,喜欢前冲的中锋”,他父亲的叔叔们(不知佩里应该叫叔爷,还是爷叔),总之他爷爷一辈都喜欢足球,而且他们基本都是阿森纳球迷。他的一个叔爷Vic还曾在1955-1964,当过一阵枪手队长,并作为非职业球员,在英国国家队和青年队踢过球。佩里在讲到他这个叔爷Vic时说:他就是当时的Gazza,但既不酗酒,也不吸毒,也不爱哭(注:Gazza-Paul Gascoigne,热刺球员,好像是个“五毒俱全”的家伙),具体为什么说他这个叔爷像Gazza,我们可能要读到这本自传后面才会比较清楚。

想起皮雷自传中,谈到他的一个相当有足球天才的叔叔,但却因为是个“Pary Boy”,始终只能在工厂的球队踢球。皮雷年轻时,他那个聪明的妈妈就时常以这个“反面教材”来教育皮雷,曾因皮雷年轻时喜欢派对,彻夜不归,皮雷妈妈几乎“岳母刻字”,并威胁要和他决裂…

佩里继承了他们家“胡萝卜头-carrot top”- 红头发的传统,他爸爸因此被称为“Ginger”,而佩里本人被称为听起来更有趣的“Ginga”。但就是这个传统,使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其他孩子们欺负的对象。因为那时“没有什么少数民族,种族歧视没有太多的对象”;

因此,他从小就知道一个人需要知道怎样对抗强势,知道怎样独立做人。

从很小开始,他爸爸就经常带他去踢足球,但这位爸爸从来不像有些爸爸那样,让小儿子将球从自己胯下滚进球门,还假装被儿子击败后的惊讶。佩里说他爸爸竞争性很强,即使面对的是小小的儿子,爸爸也总是会左扑右挡,千方百计不让儿子进球,“好像是在温伯里比赛”,而不是假日的户外游戏;

因此,佩里从小就知道,不要期待现成,任何喜欢的东西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得到。后来佩里对他的两个儿子,也像他爸爸当初对待他一样。

小时候,他在学校踢球,那个“足球老师”是在他们小孩子眼里看起来好像98岁那么老的一位女教师,一次,他在玩球时就是不传球给另一个男孩儿,女老师问他为什么不传给那孩子,小佩里说:“因为他很垃圾!”
女老师叫停了比赛,跟小佩里说:“你知道不知道对别人这样的评语,是会很伤人的?”
小佩里回答说,“不知道。”

因为当时他真的不知道。后来,在女老师的教导下,游戏重新开始后,他将球传给了那个男孩儿。

因此,佩里从小就知道,足球是一个团队游戏,而且别人不如你,并不是他们的过错,只要他们尽力了,就不应该受到指责。

三岁看到老,这话不假,从佩里小时候的故事,就可以看出他爱说大实话的直率性格。

也许,这就是他成为球迷喜爱的“另类英雄”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当然,他的“胡萝卜头”,他的丁丁式的发型,也是他很重要的一个“英雄的标记”。




[ 本帖最后由 asn14 于 2008-9-17 08:46 编辑 ]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三)

球队中的另类英雄绝对不会是足球踢得最漂亮的球员或球队的核心或金靴子,比如皮雷和范配西不是,亨利和法布里加斯也不是。

以前一个球迷给另类英雄下过一个定义:”My own veiw of a cult player is one whom the fans take to their hearts for any reason, be it height, weight, social behavior, long hair or just be plain psychotic”
“对什么是Cult球员,我的看法是一个被球迷们因为任何可能的原因而十分热爱的球员,也许是因为他的身高,体重,社会行为,长头发,或者就是因为他的疯疯癫癫,比较神经?”


我们比较熟悉的,有些接近另类英雄的,可能是那个帕洛尔?他的主要“英雄事迹”应该包括那次枪手群殴范尼;还有劳伦,掐着对方球员的脖子以及与裸奔球迷握手的镜头,也一直为球迷们津津乐道; 莱曼,在我的心目中,也是一个英雄,也比较另类,但只是自己的看法而已。

不过像佩里-格罗夫斯这样经久不衰的枪手另类英雄,在我们熟悉的球队中还真没发现。

虽然对佩里以前的“英雄行为和事迹”不甚了解,但读这本传记,处处可以体会到佩里的“英雄本色”。

佩里在6岁时就加入了两个当地人组织的Cornard Dynamos的U10球队。但因为他太小,所以不让他参加当时的联赛。

他第一次穿上正式球衣为Dynamos踢球,是大约7岁时,在当地一个小学的一场比赛。他们穿的是当时伯明翰城的蓝白道球衣,他爸爸还为他花了14英镑买了一双Adidas的球靴!虽然佩里很想踢内锋(inside-forward),但因为他是场上最小的,所以他们让他充当边锋。

在自传里,佩里写道:“在Dynamos的那段日子里,让我很早就体会到了足球中的highs and lows。我们已经8-0输了一场球,所有的男孩子都比我大,我站在边线旁,连球都很少看见,我真可以兼职边裁了。(他们也经常看不到球,这点好像永远也不会改变!)

“突然奇迹中的奇迹,有人真把球传给了我!还好我醒得及时,赶紧控好球,一脚传出,守门员出来接球。但他没接到,球碰到一个小土墩儿,弹起来进了网。”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高兴极了。爸爸在底线那里目睹了我的第一个进球。我高兴得不的了,于是哭了起来。想象一下刚碰到球就进了网子的那种惊喜若狂…我再也没有体会到那种感觉,直到我开始…”

“那场比赛我们以10-1败北,但我才不在乎呢。我只因为我那个进球而感到高兴。这听起来好像很奇怪,但这种态度一直追随我度过了整个职业生涯。当然,你的球队失利时,你自己会觉得很难受,也会为球队和球迷感到失望。但每场比赛结束后,我最关心的还是我自己踢得好不好。如果你问其他职业球员他们是怎么想的,有少数人-那些诚实的-会告诉你们他们也是这样想的,而那些给你相反回答的,都是在胡说八道。”

我想,这种诚实,这种喜欢说大实话的脾气,应该是佩里成为球迷心目中的Cult Hero的主要原因?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四)

自从在他们10:1败北的比赛中,小佩里踢进了球队的唯一进球后,他就雄心勃勃,想成为一个最好的职业足球运动员。

“这同职业运动员的高工资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那时我对钱基本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因为在我一个小男孩的世界中,似乎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进球后的那种兴奋和激动人心。”

佩里从小就很有竞争性,他7岁时成了Dynamos的U10球队中最小的常规队员,虽然其他孩子都比他大2,3岁,但他还是经常在暗地里要跟大孩子们比高低,希望能被选到联赛代表队,希望能享受足球运动中,众人观赏的激动和取得胜利的荣耀。

有一次他还真得差一点享受到足球带来的荣耀,几乎上了电视,不过上电视的原因和他梦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那时他们的球队中有一个8,9岁的女孩子Dawn Lawrence,她踢左翼,佩里说:“这事不知怎么上了报纸-那时一个女孩子在男孩子球队中踢球比较奇怪”(其实现在可能也比较奇怪,也许小学生的足球中还会有男女混队),所以有好些关于她是不是要等男孩子们换好衣服,才能进更衣室之类的闲扯。

不久当地的电视台AngliaTV闻风而来,要给Dawn拍一段新闻。Dawn踢球踢得不错,所以导演希望能拍下一段她带球过人,连过几个男孩子的镜头,一看到有成为“童星”的机会,佩里和他的好朋友Warren Brown 当仁不让,首先跳了出来。但到了试镜的时候,他们两个谁也不想丢丑,试了4,5次,Warren总是把女孩子绊倒,小佩里也不甘落后,这当然和导演的想法大相经纬,导演想要的是女孩子Dawn连过N人,在身后留下一串狼狈倒地的男孩子…

最后导演选了两个比较合作的男孩,佩里和Warren离开时,一起做呕吐状,佩里说:“这真是一次好机会,让我们亲身体验到原来电视上的许多东西都是假的。”



(球队合影,后排右二为女孩子Warren Brown ,老照片比较模糊,从书上翻拍后就更不清楚了


一次在选择校队成员时,周二提名,周四公布,孩子们把布告围得水泄不通,争着看自己是否榜上有名,小佩里被选上了,但他不很高兴,跑去找他们的体育老师Dave Hinchcliffe,一见面就问:“为什么不让我当队长?”

那时他刚九岁,体育老师有些吃惊,但很策略地回答:“因为我希望你能够集中精力踢好球啊。”

佩里觉得“虽然这个回答不错,但纯粹是胡说八道!”

“我可以告诉你,以后多年来,我会在不同的教练那里,听到许多类似的废话。后来我真怀疑过,乔治,戈兰汉姆是不是曾经遇到过Hinchcliffe先生。”

……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五)

佩里说他那时一心想着足球,但也承认这不完全是事实:“男孩子总是男孩子,脑子里总是会想别的事情的-哦,起码在生活中,会想另一件事情。我爸跟我说不要把女孩子放在心上,因此虽然在十几岁时,时时有女孩子在身边转来转去,我却总是对她们说:‘到一边凉快去,我在踢球呢’。嘿嘿,我那时就总是这样浪漫。”

但他记得还真遇到过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叫 Jane Moorcraft,当时佩里13岁,知道这女孩子对他有好感,所以主动上前答茬,对女孩子发出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很“殷勤”的邀请:“你愿不愿意当我们的门柱?”

女孩子看来很受感动,一口答应。作为门柱之一,男孩子们就围着她踢起球来。“本来一切进行的很顺利,有可能演变出一段伟大的爱情,但不幸的是,我冲着她的方向踢了一个球…”
这女孩子如果向外偏一下身体,这个球就进了“网”,但她往里面靠了一下,球擦着她身体到了“网外”。没有“进球”的佩里对她说:“你如果连门柱都当不好的话,到一边凉快去!”

就这样,结束了一段有可能的少年爱情故事,对此,佩里说:“男子汉是不是本来就应该以事业为重啊?”

在佩里过了14岁生日几周后- 1979年5月12日,他当时喜欢的两个球队曼联和阿森纳在温伯里进行了一场载入史册的足总杯决战…

枪手等了8年足总杯,阿森纳温伯里三次噩梦,但对14岁的小佩里来说,在他认识阿森纳不久,这场惊心动魄的比赛,就决定了他在两队之间的选择-“I was a Gooner from that day on从那一天起,我就成了永远的枪迷”。

比起在1968年,16岁时爱上阿森纳的《FeverPitch》的作者尼克-宏恩,小佩里算是很幸运的了。尼克见证了枪手8年来在温伯里的3次噩梦之后,才等来了1979年的“梦想成真”;

不过佩里还不如我们这些球迷运气好,因为之后,他又等了10年,才见证了枪手的第一个联赛杯,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16岁时,小佩里已经试过了几个俱乐部,但都没有能实现他职业球员的梦想,他的朋友们都开始了职业培训,而他只能在修路工程打工,每天工资12英镑,那时,小佩里觉得他的梦已经支离破碎…

最后,还是他好朋友Warren的父亲Mick Brown,又一次帮助了他(前一篇提到的Warren ,是小佩里的最好朋友,而他爸爸Mick一直在这方面试图帮助佩里)。Mick和当时的一个教师Roy Massey取得了联系,这位现在看管着阿森纳U16的Roy,在当时,就已经对当地的小球员们了如指掌。

佩里因此有机会参加了几场ColchesterUnited 热身赛,也许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光明?年轻的佩里精神大振:第一场进了一个球,第二场进了两个球,其中一个球,佩里记得自己是在中场连过五人后进的-不过,嘿嘿,记忆有时候也会跟人们开玩笑的。

之后的一场比赛是FA青年杯,佩里再次发飚,梅开二度,他们以5-2战胜对方。教练对球队中其他四个全职的学员(apprentice)训斥道:“比不过一个业余的学员,你们四个可真够丢脸的!” 佩里听了洋洋自得,不过他估计那四位学员不仅在心里暗骂他,还很可能想好好揍他一顿?

比赛结束后,这个俱乐部与佩里签了两年的培训合同。

若问当时小佩里有多富有,回答是:第一年每周16英镑,第二年增加到20英镑,每赢一场比赛,奖金6英镑…

比他修路时赚的钱可少多了,但这时的小佩里却如虎添翼,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了世界的顶峰:

Look out, World! I was on my way - 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