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中国网
首页 | 新闻 | 视频 | 杂志 | 宝贝 | 下载 | 小游戏
广告联系QQ: 2228506079
发新话题
打印

从邹张之争看癫狂的国民性

从邹张之争看癫狂的国民性

自上周五在腾讯“今日话题”看到《张维迎为何把邹恒甫赶出北大》的专题后,一直密切关注此事,因我也算是经济学出身,受过老师良好的薰陶,对国内外的经济学家耳熟能详,尤其是华人-------在华人经济家里,能让国际经济界服膺的除杨小凯之外就是邹恒甫,而他的对立面还是那位臭名昭著的张蚊蝇先生!
事件本身我就不做介绍了,即使以题目为关键词搜索,也能网罗多多;事件的本质我也不必再点评,早有达者出品,如叶檀:邹恒甫张维迎之争本质是什么? http://yetanyetan.blog.sohu.com/51478613.html,熊丙奇:北大教授被开事件的制度分析http://blog.sina.com.cn/u/46cf4771010009x8只谈谈此事件可能的深远意义及我对国民性的忧虑甚至愤怒。
自本月10日邹先生贴出《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他在腾迅(
http://user.qzone.qq.com/622007908/blog/0)、搜狐(http://zouhengfu.blog.sohu.com/entry/
、新浪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4d6fb0f6010009ci#comment)点击率已超过80万(不完全统计),总回复数在万条左右。在回复的人群里,大致有三种态度,一是挺邹的,二是挺张的,三是无聊的看客。挺邹的占了大多数,至少有百分之六七十(我也是其中之一,因为早就了解他的学问、事迹及性情),这些要么是与经济学有关的从业人员或学生,要么就是能分辨是非的善良人或者较成熟理性的人。学过经济学的,当然要学得比较好,几乎都知道邹恒甫的国际学术地位,也都知道他对经济学普及及中国优秀经济学人才培养所做出的卓越贡献,当然也能理解他这一“幼稚”举动,更知道绝非出于私心;那些明辨是非的人,了解什么是人性,知道主次之分,知道怎么去正确的评价一个人,也能从纷繁芜杂里看到真相;而那些外行但善良的人们,仅因为知道张维迎是利益集团的喉舌,是导致腐败盛行及上万亿国有资产的流失的罪魁祸首,与他对立面的就必是穷苦百姓的走狗、中华民族的脊梁,盲目的挺邹,他们无疑是最可爱的!
挺张的有他自己和他的学生们还有一些做了小领导的人,或者是学院的行政官员,或者是不大不小企业的老板。张和他的学生不必多说了,因为利益相关,自然要死撑,只是他和他学生的逻辑还是无耻的让人意外,每个小时一万美元的费用是听众心甘情愿的,这样“摸钱”是理所当然的……至于造谣污蔑邹恒甫,组织枪手在邹的博客大肆攻击,多少还是有点让我意外,这已经彻底是无耻政客的做法了。那些行政官员和小老板们的心态,反映了当今社会的严重扭曲,不听话就干掉你,不为我所用就踢你出局,他们本来是做奴才爬上去的,便有了虐待心理,总想把别人当奴才使,就如那些进宫的太监们巴不得男人都是阳萎。这种人的粗鄙不提也罢,祝愿他们的妻子快乐幸福吧,嫁给这样的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而惹我愤怒地却是那些无聊的看客,如日俄战争里的中国看客倒也罢了 ,他们一不识邹恒甫为何人,二不知经济学为何物,三辩不清虚实,却在那里大放厥词,潇洒地留下“狗咬狗”转身而去!我素讨厌和稀泥及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更讨厌这样的人,有争议并不是坏事,也不可避免,通过争议分辨是非、激浊扬清,社会才能更快进步。对于这些无聊的看客,一聊之下又失望又痛心!这些人都有较深厚的国学功底,诗词歌赋经史子集,开口能诵,有一位哥们讽刺我“嘿嘿魅魅,其光必远,漫漫绵绵,其聚必散”以前真没听过,一查是六韬里的句子,还有一位是与我一样的周总理的粉丝,北交大的学生,即将去南方电网工作,也是开口圣人闭口贤人的,可也不想想,这个时代有多少人能称得上是真君子,岂望圣贤?别说邹恒甫了,即使全中国有两三人,会是今日之局面?而且他们大都有严重的偏见,仅因为张维迎这些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的谬见就全盘否定经济学,仅因为邹的口无遮拦就能否定他二十年立辛勤办学的努力就能否定邹的为人,仅因为给周济部长写信就能判定邹斗不过张问周要糖吃……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把邹与张归为一类,实是混淆了大是大非,如他们所愿偃旗息鼓就此中断,人民的苦难不知还要延伸多久,实在是罪莫大焉!有云“三日不读圣贤书便觉面目可憎”,也有说“读圣贤书,立君子品,做有德人,与经典同行,与圣贤为友”,但圣贤书读成这样,圣贤不哭我也为他们哭一回,不辨是非,不清黑白,不明事理,实乃罔读!
向他们表达我的愤怒不是我的初衷,为文的目的还是想向识者提示一下此事件的意义:达人已述,是为了揭开高校体制改革的大幕,维护大学教授的尊严,其实他还有更深远的意义,希望它能成为中国改革的转折点,扭转三千颓靡之气!张维迎遭受此变后颜面无存,那些所谓的主流经济学的话语权会慢慢丧失,祸国殃民的政策便计无所出;不会再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为腐败、既得利益集团辩护,决策层能更清晰地听到民间公平正义的呼声,无疑可以更快实现真正的和谐。郞和邹的仗义执言,可以部分地被唤回被阉割的知识分子的良知,也无意掀起了一次较全面的思想解放行动,部分的扭转社会风气……希望这一切都为今后的改革打下坚实的基础!


[ 本帖最后由 70年代生人 于 2007-6-24 21:23 编辑 ]

TOP

邹张分别是谁? 论坛id??
这种争端老大们的话不会多,一般都潜水的。哈哈

TOP

这贴是不是有纯水现象~~

TOP

完全看不明白………………

TOP

马可貌似在湖南卫视~~

TOP

马克菠萝~~~
没钱说个锤子

TOP

70年代生人可以把自己的一些观点简单说一下。

马卡最近可能比较忙。

TOP

奇怪,这帐子怎么回来了?最郁闷 的是,昨天写的两千字的文章,一发表就没了,向五行索赔!

TOP

这个恐怕无法赔吧

长帖最好先保存到写字板或WORD里,再粘贴来发

TOP

灌水么?
我也来一下。。。。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