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中国网
首页 | 新闻 | 视频 | 杂志 | 宝贝 | 下载 | 小游戏

 24 123
发新话题
打印

[读书] 读书笔记(...之三)

读书笔记(...之三)

读书笔记之三(2008年1月3日)

谢谢14楼朋友lichking12的指教。第一次阅读了托斯陀耶夫斯基的作品,笔记如下:

那些安排了大量巧合场面的精彩故事,容易让人快速得到真相,到达作者要揭露的某个规律,是一些不错的书。

还有这样一种演绎故事的方式。几个普通的人,在作者眼里成为人类生活的标本,他赋予他们复杂的感情世界。故事里只有不留痕迹的一些巧合,这样要花去作者大量的描写来刻画故事的背景,丰满故事中转折时需要的真相表白,把无巧不成书的规律降至最低。读这样的书到达一个段落或者结局时,不会有太多的惊奇、意外收获,事件的结局在过程中已经有着淡淡的迹象。要写成这样的故事,需要用人物来禁锢读者的一部份情感。让读者随着事件的起伏关注着一些让自己觉得快意的思想,对人物的遭遇时而同情、时而排斥、时而矛盾,等事件的矛盾积累到有点不可收拾、看不下去时候,突然通过人物的情感爆发,把事件中令读者困惑的东西在唯一的一点上击破,让读者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被欺凌和被侮辱的》的第一个故事高潮时的感受。

家庭在社会面前要显得强健,关键是家庭成员的观念统一,协调行动。同样,处在社会发展的不同时期,家庭的这种统一观念也需要不断的注入新内容。

信息纷杂,观念百变。人们纷纷参与社会活动,会给自己的家庭带来更多的观念,当它们发生矛盾时,冲突、隐忍、冷漠慢慢形成。随着二代家庭的形成,家庭成员增加,矛盾更加多样。这时,难道没有更好的选择吗?

其实,这样的问题大家已经充分意识到,只是如何解决?靠现在资讯传递的速度,要找到解决问题的建议相当容易,问题是你要先下功夫辨别:众多的方法中,它们的实效性对你有多重要?

另一个问题,你下功夫了,家人却没有同步,他们仍然靠着直觉、习惯行事,冲突可能依然存在。

就像托斯陀耶夫斯基这个长篇中描述的人物那样,家庭里大家坚守着自己的美德,却无奈于生活的变幻,时而欢乐、时而困苦。大家表面尽量维系着美好的心态,在关心他们的外人眼里却已经千疮百孔、令人心焦。直到倔强、诚实、越来越古怪的父亲在某一天抛开了一切,发出对他心爱女儿的强烈控诉,才将矛盾的核心解开。让参与到他家庭里去的读者得到情绪上的一次痛快、暂时的解脱。

女儿涉世太浅,年龄还小,这为故事的继续留下悬念……徘徊于接下来故事的入门章节,我很犹豫,因为到达下一个段落要面对的又是艰涩的故事铺垫。不过很有可能,到达的时候是震撼的。




(续上...)2008-1-8

小说的开头,写了穷困的我正在寻找房子,最后从一个可怜的过世老人那儿得到他的房子的租约,取代老人成为租客。故事环境里无处不在的那种彻骨的寒冷让我觉得兴奋莫名。

小说途中再开始回顾故事的起因、背景。再从作者刚刚安定下来的破旧房子出发,直接进入故事的第一个转折点。

事实上,我在上面对女儿的判断是错的。


私奔后,她经历了她人生最丰盛的一段爱情,同时生活进入了艰难、窘迫时期。半年的时间里,她变得憔悴,已经不是那个涉世太浅的娃儿。她有过和父母重修旧好的想法,但被她的经验制止了,她知道父亲会要求她怎么做。他将要求女儿诅咒勾引她的情人和她的背叛。父亲心目中只有那个小时候的娜塔莎,所以他会要求她做小娜塔莎会做的事情。而且,过了和好的第一天,激情过去,第二天、第三天,大家仍然会坠入无言的平淡和无休止的重复。

短短的三四页,我再次掩卷停顿。无法同情女儿眼前的处境,接下来将无法客观地看待将要发生的事,这是我的一个阅读小经验。


(续上...)2008-1-9

没太大指望的情况下,突然进入了故事的纵深地带。之前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物,正在反复地“折磨”着作者的时候,新的人物出现了。也许是作者写着写着,无意中一个故事配角突然大放异彩——涅莉。

围绕着娜塔莎的主要矛盾由她的父母变为新老两代公爵(深刻的人物心理描写有点让人望而生畏)。那些老人物(原来属于他们的那些光环已经在作者的雕刻下,还原了人的真实面目——动荡环境下,短暂的欢愉和贫乏的精神世界)已经让读者生出排斥的念头后(就像读者面对困局时会厌恶自己一样),作者还是求助巧合,邂逅了老同学某某,通过某某改变了涅莉的遭遇,把涅莉推向故事的中心。

有趣的是13岁孤儿涅莉的妈妈和外公的遭遇正预示着娜塔莎和她父亲故事的可能,这种巧合很自然。作者全副身心地处理各种种种矛盾,以致他分身乏术。他关心娜塔莎,更关心涅莉以一个弱女子的倔强,无情地对抗着生活压迫的情形――娜塔莎正在不可能的地方寻找幸福,涅莉却是被厄运追赶着的羔羊。

没有涅莉,娜塔莎的处境显得险恶。这种对比的艺术,让读者感受到天无绝人之路的安慰——事实远远未到穷途末路,只是人只能局限于有限的几个人和两三个固定的空间,这让心理显得局促。小公爵会选择抛弃娜塔莎,娜塔莎却整天围着自己的房子来回踱步:她以前能够驾驭小公爵,却没有滥用这种权力,而今思量着自己爱情的处境的时候仍然坚持着这样的道德界线,想方设法要原谅她的情人。可是,她为了袒护小公爵,第一次欺骗了挚友万尼亚(作者),之前,她私自离开自己正处在危机中的父母,她正在(非自愿地)逐步疏远她可以依赖的人。

涅莉处境更险恶,她凭着生存的本能化险为夷。她的经历是故事中的一股寒风,鞭打着其他的人物,包括之前被欺凌和被侮辱的人们。


(续上…)2008116

涅莉安顿下来之后,一直表现出一种莫明其妙的颠狂状态,按照常理去推断这个十三岁小女孩的动机和道德标准只会让人觉得沮丧。直到结局。

读者实在难以想象出(不是同情)涅莉过去的每一秒钟中,困境对她心理和身体的摧残,那种苦难不能仅仅以同情来接受。在七十到一百年前的中国来说,战乱、迫害让许多孩子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一样,在一个正义被唾弃、制定规则的权力被贵族垄断、有害的舆论被公民传播。还有,矫枉过正的是,纯净的宽容受制于过于崇高的道德,并且人人自危。小涅莉生逢其时,在她似懂非懂的时候落入了沟渠,连挣扎都显得多余。

托氏的善良、克忍无处不在,面对给“唯一利己的利害关系”赋予“皇帝的新衣”的公爵的内心世界,最后他在公爵脸上啐了一口,并用尽力气打了公爵一耳光。不过托氏似乎并不是要让读者关注他的这种善良,他把注意力由娜塔莎完全转移到涅莉身上,是这个故事的灵魂所在。

巧合的时,故事的最后真相恰恰推翻了我这个笔记开头关于巧合的议论。只能说高明的小说家,很好的应用了巧合。(完)




读书笔记二(2007年12月15日)

昨天,小佳泰在电话里牙牙学语地叫我姑爹。晚上下班见到他后,他一路缠着我玩,我走到哪他跟到哪。他可能是太闷了(我相信不到两岁的小孩也会发闷,只是他们容易从闷局中走出来),不停地和我说着“外国话”。我每次见他总要创造几个新鲜的游戏和他玩。不需要特别的道具,只要安排好一些空间,比如一张镂空的椅背,让手指在上面移动,象小人一样随着嘴里哼出的节奏跳舞。在他凝神贯注、伸出小手来抚摸小人时夹住他的手指,他哈哈大笑,这样玩了十来趟后,我伸出自己的鼻子“不小心”让我手指扮演的小人夹住了,他笑得更加颠狂。他也把鼻子伸了出来,使劲凑近我椅背后的手指,对他来说那又是一次新鲜的体验。这样的情形,做为大人,会感到非常骄傲。


带着前天托尔斯泰关于他向一个农村11岁的小孩学习写作的好奇,继续看完他的另一篇短文。

托尔斯泰主持过一本“儿童文学”的编辑工作,有一次他错把一篇成人根据儿童口述写成的故事刊登了。他发现之后,向读者刊登了致歉信,因为那本杂志的作者一向都是儿童。随后他又发现,那篇由成人写的儿童故事和那些儿童写出的文章相比,显得呆板、劣俗。

他借用在农村学校教小孩作文的便利,组织孩童做命题作文。他发现,在他对小孩施加帮助的一些章节里,显得很不自然,当小孩渐渐写开,他不再干涉后,文章慢慢放出强烈的光彩。其中有一位佼佼者——费季卡,让托尔斯泰如同窥视到上帝遗落人间的一颗智慧宝石,这让他激动不已。按照他的感慨,一生之中也就有过几次这样的激动。

11岁的费季卡写了一篇《大兵的生活》,描述一个农村的懒汉,被送去当兵,回来时改邪归正,变成好人。作者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下面节选片段的亮点介绍:

第一节

懒汉爸爸当兵后,妈妈受尽家庭的磨难。平时老是骂儿子(懒汉)的老太婆说的话给人印象深刻,每当她伤心难过时,就嫉妒地对儿媳说:“该轮到你了,玛特廖娜!有什么法子——看来这才合天意啊!你可是还年轻,也许还能熬出头,可我一大把年纪了...老是病病歪歪,...眼看着要死了...”

第二节:

描写生病的兄弟,费季卡只用了妈妈抱怨的一句话表现出兄弟的困境:“上帝啊,这个冤家要死了!”

(后来)“…半夜里母亲因为什么哭了。奶奶问:‘你怎么了?基督保佑你。’母亲说:‘我儿子死了。’奶奶点上灯,给男孩擦洗,套上衬衫,装裹好了放到圣像下。天亮时...” ......简单的一段描写把母亲的痛苦、崩溃,奶奶的不紧不慢、安之若素和在一旁张望的男孩“我”生动地表现出来。

第三节:

保姆——“她只干自己那一份话儿,正准备嫁人呢。”......对保姆而言这个家庭的痛苦和父亲的兵役理所当然是第二位的:她总是要出嫁的。

“她在晚上穿着用工钱买来的翻毛皮鞋,围上大红围巾跑去跳舞,她爱自己的家庭,哪怕她穷苦交加。与她的心情截然不同。我感觉到,这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因为母亲从来不抱怨她,也不因而伤心...”......(在保姆的婚礼后)母亲说:“这下我们可糟透了。”(看得出,嫁走了保姆,他们就失去了带给他们家的喜悦和欢乐。)......在保姆的婚礼上,男孩想要小面包时,费季卡不写他跟母亲要,而是写他“拉得母亲弯下腰来”。

接着是奶奶的死,死之前她想起儿子。

第四节:

父亲归来。

大兵在自己家里一共只说了三句话,起初他还隐忍着说“你们好”,而一但忘掉自己故意要扮演的角色,他就说:“家里就你们几个?”这等于说:“我老娘在哪儿?”所有这些话既普通又自然,而且每个人物都没被遗忘。......被一家团聚的气氛感动,大家都哭起来。可孩子终究还小,故而父亲在哭,他在那里却总是打量着父亲的小包和口袋。......做了新娘子的保姆闻讯而来,羞答答地走进小屋,一言不发,吻了父亲。......手足无措的幸福的大兵挨个儿和所有人亲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吻的是谁,而当他得知那个年轻的小姑娘是他女儿后,便重又把她拉过自己身边,象吻女儿而不是一般性吻某个年轻小姑娘那样,吻着他不知何时无意留下的女儿。

妈妈拿出最后的23个戈比,还有些喘不过气来,在穿堂里悄声打发小媳妇(保姆)去买酒......当小媳妇满脸通红走进小屋,从裙底下拿出半俄升酒,母亲又怎样高兴地把酒放到桌子上,而丈夫没有喝酒,大兵老婆又变得又气又乐。读者还看得出,倘若他在这个时候都不喝酒,那就是说他的确改好了。你感觉得到,根本不相干的人怎样成了这个家庭的成员。——我的父亲祷告后在桌子边坐下,我挨着他坐下来,保姆坐在马鞍上,母亲却站在桌旁大量着父亲说:瞧你倒年轻了,胡子也没了。大家笑了起来。”

(以下整段摘录)

等大家都离开了,真正的拉家常开始了。到这时才知道真相,大兵发财了,正像世上差不多所有发财的人那样,因为一个幸运的偶然机会,别人的钱、公款,所有的钱都成为他的。一些读者指出故事的这个细节没有道德感,应当清除掉把国库当摇钱树的观念,而不是在民众中加深这种观念。在托尔斯泰看来这个细节弥足珍贵:“公款总是要保留在一个地方的,为什么无家可归的大兵高尔杰依就没有得到它的时候呢?人民对诚实的看法往往与上流社会的看法完全相反,人民对待诚实、对待最亲近的人,如家庭、村社,要求非常严格;在对不相干事情的态度上,如对公众、国家,尤其是外国人、国库等,只是马马虎虎采用诚实的一般准则罢了。一个从不向自家兄弟撒谎的农夫,为家庭忍受各种各样的困苦,他不从自己的同乡或邻居那里拿取一个不应多得的戈比,这个农夫把外国人或城里人的钱剥得精光,他对那些达官贵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他若当兵,会不受丝毫良心谴责地刺杀被俘的法国人,公款落到他手里而不去用,他会看成是对自己家庭的犯罪。在上流社会情形则刚好相反。我们这种人(上流社会的代表)多半会欺骗妻子、兄弟,欺骗与之打了十年交道的商人,欺骗自家的仆人、农民、邻居,而就是这种人在国外总是受着恐怖的煎熬,不骗人才是怪事,还总是让人告诉他,看谁还需要钱。正是我们这种兄弟,会把自己连队团队的钱都拿去买香槟和手套,还会对法国俘虏殷勤有加。正是这种人,当他们没有钱财(只是觉得)时也把使用公款看作罪大恶极,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大半不是坚持斗争,而是去做他们认为可耻的事。”我不是说谁优谁劣,我只是在谈我感觉到的现象。我不过指出,诚实并不是相信一切,“诚信不疑”就是没有主见。诚实是一种道德习惯,为了获取它。除了从如何对待最亲近的人开始之外,没有别的路可走。“诚信不疑”的观念在我看来是彻底没有主见:它是诚实的习惯,而非诚实的信念。

再回到故事上来。乍一看,挪用公款是不道德的现象,托尔斯泰却认为这反而是一个最为亲切感人的细节。在这里,作者要让自己的主人公幸福;回家的幸福使他满足,但还得消除家庭多年的贫困。他怎样才能富裕呢?靠没主儿夫人公款。如果致富就得从某个人那里去拿的话,那么,再没有比这更合法合理的致富办法了。

在这一幕里对钱的解释只用了一个极小的细节,一个词,只是一个词就展现出整个画面,勾勒出所有人物形象及他们的态度。而这个词在句法上用得并不准确——“慌忙”。句法教师必然会说,这是错的。“慌忙”要求有补语——慌忙干什么?而故事只是简单地说出:母亲拿起钱来,很慌忙,他把钱拿走藏了起来。——这非常出色。我也希望说出这样的词。......“我们吃完饭后,保姆又吻了一下父亲,回家了。接着父亲开始翻弄小包,而我和母亲站在旁边看着他。这时母亲看到包里有一本小册子,就说:‘哎呀,你学会识字了?’父亲说:‘学会了。’然后父亲摸出一大捆东西交给母亲。母亲说:‘这是什么?’父亲说:‘钱。’母亲高兴了,很慌忙,他把钱拿走藏了起来。随后母亲回来说:‘你从哪儿弄来的?’父亲说:‘我做了士官,公款留下在我手里,我给士兵们发饷,剩下的就归我了。’我母亲是那么欢喜。白天过去,夜晚到来,人们点上了灯,我父亲拿起书读了起来。我坐在他身旁听着,母亲点着松明。父亲读了很久,然后都躺下睡觉。我和父亲睡在后面的板铺上。母亲睡在我们脚边,他们聊了很久,都快到半夜,后来就睡着了。”

精彩故事还在继续...大兵用他得到的钱买了一头母牛、五只羊羔、两匹马和一座房子——旧的房子要散架了。还有大兵一家人第二天里的种种温馨、趣事。



孩童临世,带着天真无邪而来,是真善美的化身。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每走一步,他们自身那种完美和谐的关系都有被破坏的危险。大人们的教育就像蹩脚的雕刻家,不是刮去多余的部分,而是往上越粘越多...那些教育者他们始终是尽力去寻求我们所未知的未来原型,而避开现在和过去的原型,实为缘木求鱼——我们的理想在后面,而不是在前面。

有时,看着我家的小佳泰自己抚摸着由于“犯错”被大人打过的小手,心里为他感到难过。

PS,按照托尔斯泰的想法,人不需为将来的理想而奋斗,应该为眼前拥有的自身而努力。每个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开始,只要你能守住你原来和谐的真身。
这样的思想方法可行的话,是否能让人们忽略对命运的牵挂?

选自《托尔斯泰读书随笔》(上海三联书店)。本笔记基本都引述原文,褐色字为小说《大兵的生活》原文,其他都为托尔斯泰自己的感受。








读书笔记一(2007年12月13日)

昨天睡前终于把托尔斯泰批判莎士比亚的那篇文学评论看完。不太长的一篇文章,断断续续地读了快三个月。读书的过程,托尔斯泰阐述的许多观念并不陌生,却要不时地和心内已经形成的一些成见争斗,同时见到了自己内心已经扭曲的一部分。

莎士比亚名气很大,影响了好几代人。连雨果、普希金这样的大家都曾经模仿莎氏写过戏剧。托尔斯泰写这篇文章时已经是晚年,他对莎士比亚的作品和它们造成的影响力一直有强烈的疑惑。直到他动笔写这篇文章之前,还没有放弃读莎氏的作品,唯恐自己的见解是错误的。

文章中,托尔斯泰用《李尔王》的莎氏版本作为分析切入点。主要的观点有这几个方面:

1,大量无必要的角色和废话非常不自然,破坏了观众的情感。那些话出自莎士比亚个人的意愿强加给观众,不相信观众对艺术的欣赏能力。《李尔王》取材自另一个更早的剧作《King Leir》,把这两个剧作对比,可以看出莎氏添加了太多的累赘和不自然的人物、人物关系和台词。原作的故事紧凑、自然,让人感动。(看完艰涩的莎氏剧本介绍,托尔斯泰随后引述《King Leir》的剧本,聊聊几句简洁的剧本对话已经让我落泪。就像罗曼罗兰的《贝多芬传》中那句怀念去世的母亲的话“当我轻轻呼唤母亲而她又能听到的时候,我是多么幸福。”一样让人生出纯净的感动。)生硬、画蛇添足的改编在莎士比亚戏剧中非常普遍,再比如《奥塞罗》、《哈姆雷特》等。

2,托尔斯泰眼中莎士比亚戏剧的那些累赘为什麽让观众觉得有启发性呢?托尔斯泰回顾了宗教和戏剧的历史。首先宗教离穷困的民众更加贴近。多少人在得到物质生活的富有后疏离、甚至远离了宗教呢?就算他们对待宗教形式上仍然尊敬有加,精神上已经没有依赖的必然。那些含着金钥匙出世、世袭的王公贵族,宗教只是他们的一件外衣。而莎氏时代甚至更前的戏剧观众正是这些国王、爵爷。莎氏戏剧中无道德感的台词、情节让这些厌烦了宗教、道德约束的老爷们感到新鲜。同时让艺术形式中最有力的一支分支——戏剧走向歧路,这是莎氏戏剧的二宗罪。(这样无道德感的情形,在现代作家米兰昆德拉的一些小说里有很强烈的影子,对于喜欢昆氏作品的我来说是一次不小的冲击。昆氏的作品反映的是受苏联铁幕控制的捷克人,他们逃离那种窒息的环境后,在西方社会感到的放松和不适应的感觉。)

3,莎氏的名声如日中天,歌颂他的人数不胜数。在托尔斯泰眼里,这是一种蛊惑。以讹传讹的艺术评论家、追随者让民众遭受了群氓效应,包括托尔斯泰在内的后来人都遭受坎坷的认知道路。先入为主的人们感受了莎士比亚领衔的艺术光环,见到大量民众的膜拜,莎氏戏剧的无道德感和宗教意义的角力让人们无所适从,造成更多尖锐、不可调和的社会问题。(主宰社会的是人心。人心不健,令人们的幸福大打折扣。有多少蛊惑已经被人们摆脱,有多少蛊惑又在生成之中呢?)


PS,一直把托尔斯泰和伏尔泰这两位大家的名字混淆。





















[ 本帖最后由 TNT 于 2008-1-17 17:30 编辑 ]
莫愁女前留个影,
江山秀美人风流。

TOP

处在不同的位置会有不同的看法
社会环境也是影响写作的一个因素

TOP

我想起大学时候学过狄更斯的原文作品节选,让我感觉累赘和浮华,实在没有兴趣读下去。后来和学英语言文学的人讨论,据说是当时稿费按字数来,也许是金钱指挥了笔杆子?
whereabouts unknown 下落不明

TOP

引用:
原帖由 马尔可夫链蒙特卡罗 于 2007-12-15 08:23 发表
我想起大学时候学过狄更斯的原文作品节选,让我感觉累赘和浮华,实在没有兴趣读下去。后来和学英语言文学的人讨论,据说是当时稿费按字数来,也许是金钱指挥了笔杆子?
不会吧,狄更斯?起码不是雾都孤儿等名著中的作品节选吧?
TNT一篇文章读3个月,认真和耐心让人佩服,谢谢TNT的读书笔记,言简意赅,让我们了解了托对沙批判的主要观点,不用也去读三个月了,呵呵
莎士比亚原文读不懂,翻译的也不喜欢,倒是托尔斯泰的几部主要翻译作品以前都读过,也是走马观花,但很喜欢,因此托尔斯泰对莎士比亚反叛性的批判比较容易接受,只是英国人(包括英语国家的人)可能听不进去托尔斯泰的话?在澳洲,小学就开始学莎士比亚,不过到大学可能也没有几个看得懂的,倒是狄更斯的作品,发现不少中学生很喜欢...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上次看到莎士比亚其实1群人的结晶...意思就是说莎士比亚的著作不是他一个人完成的 而是一群人完成的 只是他是个代表而已
继续看球 继续生活 继续捍卫自己和别人说话的权力

TOP

托尔斯泰的人文观点很犀利。
谢谢各位不厌其烦地看帖,我知道对着屏幕看这些文字眼睛会很累。只是认为值得把这些东西克隆过来,给有兴趣的朋友提供一些阅读的线索。

AY的鼓励...
                ...

[ 本帖最后由 TNT 于 2007-12-16 00:49 编辑 ]
莫愁女前留个影,
江山秀美人风流。

TOP

莎士比亚的看了一些,没觉得太好,而且不是自己理解不了的感觉。

笔记二的文章,很动人。

TOP

第二部分也很精彩,尤其关于公款那段议论很有意思。
whereabouts unknown 下落不明

TOP

几岁的费季卡写的?TNT是不是故意漏掉一个数字让大家猜测?

读TNT写的帖子还是不能走马观花,第二篇读后感介绍的是以前没有听说的,大师居然能从小孩子写的文章中学到不少,对比两篇中的批判沙翁和赞扬小P孩儿的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更让人敬佩大师对世俗抗争的态度!

不过第二篇读后感,可能是标点符号的问题吧?看一遍不太清楚何处引用的是谁的话,所以看了三遍,因为这点,TNT应该被打PP

那个“慌忙”看来原文就是作为壮语“慌忙地”而不是形容词“慌张”?如若翻译成“慌张”,作为stative verbs 来用,就不会有语法问题,托尔斯泰就不会特意指出?是不是这个意思?原谅俺这么刨根问底,可能是教中文留有职业病

第二片中的PS引人深思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full house 威望 +10 常规操作 2007-12-18 21:23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引用:
原帖由 asn14 于 2007-12-16 09:20 发表
几岁的费季卡写的?TNT是不是故意漏掉一个数字让大家猜测?

读TNT写的帖子还是不能走马观花,第二篇读后感介绍的是以前没有听说的,大师居然能从小孩子写的文章中学到不少,对比两篇中的批判沙翁和赞扬小P孩儿的这 ...
托尔斯泰说的语法问题,估计是俄文中的问题吧,翻译成中文后就不明显了。
whereabouts unknown 下落不明

TOP

 24 123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