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中国网
首页 | 新闻 | 视频 | 杂志 | 宝贝 | 下载 | 小游戏

 31 1234
发新话题
打印

[读书] 【讲座归来】尼采对现代文化的批判

【讲座归来】尼采对现代文化的批判

拾人牙慧,手有余香。
借着整理听课笔记,又正好刚看完他的第一本书《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也理一理思路,重新想想。
说实话,我以前只看过一点叔本华,对尼采这个疯子除了知道他是疯子完全不了解。我那时喜欢叔本华,因为他要解决最困惑我的人生问题(但显然由于我的半途而废,他没成功,即便不废他应该也不能成功吧呵呵),也喜欢他对人生无聊和痛苦的钟摆表述。前些天借了这本周国平的尼采,因为我觉得这是在补20年前就应该读的书,也是了解尼采的快餐式方法吧。但是他给了我惊喜。我喜欢他飞扬跋扈的言辞,激烈的抨击,热情的赞颂,真的性情,更高兴他把所有哲学问题甩开一边,关注的就是我想了又想却越想越乱的事儿。所以今天我是冲着尼采去的,倒不是周国平。我真没读过他的散文。

一如既往的,人铺满所有过道空隙,然后继续侵占讲台四角,礼貌地留下中央给今天的主讲。黑色的老头衫,油黑的头发,周国平多大年纪?四十多,目测如此。跟旁边的白发斑斑的邓院长称兄道弟调侃一番,开始吧。

《尼采对现代文化的批判》
by 周国平

对现代文化批判这部分主要集中在尼采早期的著作中(1871-1876年在瑞士巴塞尔大学做教授期间,他24岁就被聘教授了!),后来收录在尼采全集第一卷,包括《悲剧的诞生》,《不合时宜的考察(四部)》等。但是贯穿他思想的始终。

周国平说,评价一个哲学家,最简单又准确的方法是看他关注什么问题。尼采,他最关注的就是文化问题,在无信仰的时代,我们从何处寻找价值。而像叔本华,他关心人生的悲剧本质。康德关注知识与信仰的界限,提出理性和知识是无法认识直接本质的。培根关注我们怎样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再往前,像苏格拉底想知道什么是真理和概念。再前面,泰勒斯赫拉克利特们要明白世界的本源是水是火还是原子和虚空。是的,人类最初对世界的好奇心向外无限膨胀至19世纪的所谓科学发达时代,科学或说理性主义走过了千年岁月,人们终于发现,其实作为会思考的动物的人,最急需解决的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人生的问题。就像至今仍耸立在爱琴海边的那句跨越千年的警句:“人啊,认识你自己。”

什么是文化?文化就是贯穿一个民族生活的统一风格。它怎样在时间流沙中保有自己呢?一是由人类本身的生命本能来自我激发;另一个就是通过每个时代对生命意义的不断关切来延续。

尼采的思想来源,有两个:一个是希腊艺术,包括神话和悲剧。每个古老民族都有自己的神话,祖先们通过神话创造永恒并将自己的生命赋予永恒的意义,所以说古代神话就是最早的文化,是人类对自己的认识和希冀。悲剧时代是神话时代的回光返照。尼采是痛恨苏格拉底的——它将之归结为西方理性主义的始祖,罪魁——正是他通过提问和诡辩让人们对概念和知识的追求近乎偏执却同时忘记自我。悲剧在尼采哲学中的意义就是他整个思想的出发点——继承叔本华,他也认为人生就是场无意义的悲剧,但他又猛烈抨击叔本华,他说我们生于悲剧,但要在此中寻求战斗的乐趣。

另一个来源,是前苏格拉底哲学。那是个天才的时代。人们评价时代的好坏,高贵还是低贱,不是看大众整体如何如何,而是看那个时代有多少大师,文化上的大师。尼采除了真正的哲学家和艺术家,不认识别的大师。学者专家在他那里就是知识的奴隶。关于这些人,他有些很刻薄的话,扯远了,后面当笑话再说吧。尼采认为这个时代是最有文化的时代,因为文化的目标就是产生天才。他最喜欢的是赫拉克利特,就是说世界是一团永恒燃烧的活火的那个,还有上升下降是同一条路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啊。我也喜欢这个人,因为从他那,我不再害怕矛盾——因为矛盾是好的。

基于对文化的理解,他分析了19世纪的现代文化。还记得文化是如何传承的么?生命本能和关切生命的意义。
现代人的问题来了,因为尼采认为他们是没文化的野蛮人——生命本能衰退,加上精神生活颓废。恩,现代人没文化,有的只是关于已有文化的知识。一句话,有知识没文化。

他们在匆忙中来来往往,单纯的感情在消逝,无善无爱,只剩下麻木。文化被连根拔起,信仰的神殿轰然倒塌,追赶着去面对一切,却唯独不敢冥思自己。他总结说现代社会的无文化特征有四:

1,匆忙。

如果说文化真的消失了,那匆忙就是罪魁。

如果你不是每天例行公事般地在地铁电梯里上上下下的人,那你也一定每天都见到这种人。那是匆忙的大多数。他们有无穷的理由告诉旁人说自己繁忙,压力大,活得累等等等等,但等你反问一句:“今天咱停下来,出去逛逛如何?”时,他却一定是先犹豫不决然后推脱再三最后义正词严地反对。他们“敢不敢”停下来?那得看看他们停下来将面对何种状况了。首先是来自外界的压力——当你在不息的人流中猛然停下时,最可能的结果是你被后面的人推着继续向前,甚至踩在脚下。你作为社会链条运转的一个最小环节,将成为它的限速步骤——瓶颈——要么被废弃,要么被爆破。想被炒或是被逼疯,那就停下吧。

我得说,我一直有个想法(可能成为一部荒诞剧呵呵):如果这个链条的每一环都放慢脚步(不管是全然自觉的,还是由某一环引发的多米诺效应),那么作为社会的整体它可能是减缓了前进的速度,但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相对地感觉不到变化,却无形中增多了自由支配的时间,何乐不为?虽然代价是社会发展变慢(我觉得这个甚至是不一定的),但我想问,社会在向哪儿前进?什么时候大功告成?

继续说敢不敢停下这事儿。除了外界因素,一个人不敢停下还有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这时他必须面对自己。敢不敢面对自己,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有多少人每天在做日子的奴隶,不齿于闲暇?为掩饰自己内心的空虚而用忙碌武装自己?一个人宁静的时候,什么都不做但必须思考。思考是一场与自己的较量,《英雄》里无名跟长空未出一着的那种较量。不管这个过程是快乐还是痛苦(应该是苦多乐少吧),它对于匆忙砍柴的人们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也是必要的磨刀。

尼采说“闲暇产生高级文化”。在古希腊语中,据说学校和闲暇是一个词。一群有空的人凑到一起,说说事儿,讨论讨论道理,就是学校了。我一直都搞不懂为啥那些古希腊哲人们能啥也不干,天天到街上聚众闲谈些有时甚至滑稽可笑的事。原来他们是奴隶主?其实说闲暇倒不如说思考产生高级文化来得直观准确,因为伊索也有文化嘛,他应该没那么闲。

但是千万别走向另一个极端。曾经我将自己诊断为思虑过度,那是极其痛苦的一段日子,思而不学则殆嘛。后来终于发现,良药在于让自己匆忙。匆忙是快乐的,而不是麻木的,因为匆忙中偶尔的停顿给了我最美的乐章。

尼采一直强烈抨击宗教扼杀了人性,但他认为人应该过一种宗教生活,那就是独自沉思的状态。

2,贪婪。

因为精神贫困空虚,所以要疯狂地追求知识。好像有了知识,头脑就可以丰富起来。愚人学习,天才创造。我们可能大都在两者之间,所以别做只知道追求知识的愚人,给自己留点时间,让存活与你体内的天才有机会创造吧。一个只能引经据典的家伙不过是在米开朗基罗脚下拾捡碎石末的可怜人,最好,是把这些石末和成泥,造一个“思想者”出来。

3,麻木。

在日复一日无法拒绝的匆忙中,必须麻木。

什么样的人需要刺激而且迫不及待?麻木的人!我们不是常想出去透透气么?总惦记着去看或听些能触动自己的图画和音乐,需要动人的电影来帮助找回久已失活的感情,要重重的摇滚去释放自己深深压抑的激情。尼采很损的形容剧场(那种欧洲贵族们的娱乐场所)为“趣味上的公共厕所(排泄地点)”。

4,虚假。

作为现代社会人,角色扮演不可避免,每个人都是多个角色的集合体,用各色材料包装起来以便顺应万变。

你,我,他,看到的大都是虚假的。问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触摸到真实的自己?又能向谁诉说一切真实感受?因为后者的答案几乎是没有,所以前者的答案应该是:独处时。甚至有时自己也无法坦诚面对自己。这是个虚假的时代,假到自己都不认识自己。那是什么造成的?我还不知道。

以上,是我自己有强烈感触的部分。
======================================================

下面的一些内容写个条框,有感兴趣的题目大家随意发挥~~~

现代文化的四个主角:

1,学术:即过去的知识。
2,媒体:当下的知识。
3,商业:个体的利益。
4,政治:国家的利益。

周对学术的主演——学者做了些阐述:真正的学者应该具备——哲学的素质,艺术的直觉,古典的人文素养。
否则,尼采说学者就是一只训练有素的狗,只在自己的领地里具有敏锐的嗅觉。这些人在选择自己领地时有种无所谓的态度,像太监面对一群美女那样无所谓。这个,算笑话吧。。。

另外尼采批判了他们当代的教育(德国的19世纪跟世界的21世纪真的没啥区别)——

教育的目标:谋生(受制于商业)、为国(受制于政治)。
教育的内容:受限于学术和媒体。

这四个文化主角控制了教育,导致了必然的扩招和质量下降。尼采觉得教育应该集中于少数人身上,为了产生天才。鲁迅后来也说我们应该成为天才的土壤,起码不该制造剿灭天才的悲剧。因为一个好的时代在于它的天才辈出而不是学者无数。

关于教育,我想起前段时间热议的“取消文理分科”的话题。在我看来,文理分科完全是社会分工细化的结果,它剥夺了每个人受全面教育的权利和机会。大师和专家的区别,不止在于高度,更在于广度。

[ 本帖最后由 Linlian 于 2009-6-4 12:5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Linlian 威望 +40 期待继续! 2009-5-21 12:40
失语

TOP

1楼不能编辑了,说是“无权编辑已通过审核的帖子”?燕子帮帮忙。。。
不好意思昨天累得不行,今天继续。

1,匆忙。

如果说文化真的消失了,那匆忙就是罪魁。

如果你不是每天例行公事般地在地铁电梯里上上下下的人,那你也一定每天都见到这种人。那是匆忙的大多数。他们有无穷的理由告诉旁人说自己繁忙,压力大,活得累等等等等,但等你反问一句:“今天咱停下来,出去逛逛如何?”时,他却一定是先犹豫不决然后推脱再三最后义正词严地反对。他们“敢不敢”停下来?那得看看他们停下来将面对何种状况了。首先是来自外界的压力——当你在不息的人流中猛然停下时,最可能的结果是你被后面的人推着继续向前,甚至踩在脚下。你作为社会链条运转的一个最小环节,将成为它的限速步骤——瓶颈——要么被废弃,要么被爆破。想被炒或是被逼疯,那就停下吧。

我得说,我一直有个想法(可能成为一部荒诞剧呵呵):如果这个链条的每一环都放慢脚步(不管是全然自觉的,还是由某一环引发的多米诺效应),那么作为社会的整体它可能是减缓了前进的速度,但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相对地感觉不到变化,却无形中增多了自由支配的时间,何乐不为?虽然代价是社会发展变慢(我觉得这个甚至是不一定的),但我想问,社会在向哪儿前进?什么时候大功告成?

继续说敢不敢停下这事儿。除了外界因素,一个人不敢停下还有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这时他必须面对自己。敢不敢面对自己,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有多少人每天在做日子的奴隶,不齿于闲暇?为掩饰自己内心的空虚而用忙碌武装自己?一个人宁静的时候,什么都不做但必须思考。思考是一场与自己的较量,《英雄》里无名跟长空未出一着的那种较量。不管这个过程是快乐还是痛苦(应该是苦多乐少吧),它对于匆忙砍柴的人们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也是必要的磨刀。

尼采说“闲暇产生高级文化”。在古希腊语中,据说学校和闲暇是一个词。一群有空的人凑到一起,说说事儿,讨论讨论道理,就是学校了。我一直都搞不懂为啥那些古希腊哲人们能啥也不干,天天到街上聚众闲谈些有时甚至滑稽可笑的事。原来他们是奴隶主?其实说闲暇倒不如说思考产生高级文化来得直观准确,因为伊索也有文化嘛,他应该没那么闲。

但是千万别走向另一个极端。曾经我将自己诊断为思虑过度,那是极其痛苦的一段日子,思而不学则殆嘛。后来终于发现,良药在于让自己匆忙。匆忙是快乐的,而不是麻木的,因为匆忙中偶尔的停顿给了我最美的乐章。

尼采一直强烈抨击宗教扼杀了人性,但他认为人应该过一种宗教生活,那就是独自沉思的状态。

2,贪婪。

因为精神贫困空虚,所以要疯狂地追求知识。好像有了知识,头脑就可以丰富起来。愚人学习,天才创造。我们可能大都在两者之间,所以别做只知道追求知识的愚人,给自己留点时间,让存活与你体内的天才有机会创造吧。一个只能引经据典的家伙不过是在米开朗基罗脚下拾捡碎石末的可怜人,最好,是把这些石末和成泥,造一个“思想者”出来。

3,麻木。

在日复一日无法拒绝的匆忙中,必须麻木。

什么样的人需要刺激而且迫不及待?麻木的人!我们不是常想出去透透气么?总惦记着去看或听些能触动自己的图画和音乐,需要动人的电影来帮助找回久已失活的感情,要重重的摇滚去释放自己深深压抑的激情。尼采很损的形容剧场(那种欧洲贵族们的娱乐场所)为“趣味上的公共厕所(排泄地点)”。

4,虚假。

作为现代社会人,角色扮演不可避免,每个人都是多个角色的集合体,用各色材料包装起来以便顺应万变。

你,我,他,看到的大都是虚假的。问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触摸到真实的自己?又能向谁诉说一切真实感受?因为后者的答案几乎是没有,所以前者的答案应该是:独处时。甚至有时自己也无法坦诚面对自己。这是个虚假的时代,假到自己都不认识自己。那是什么造成的?我还不知道。

以上,是我自己有强烈感触的部分。
======================================================

下面的一些内容写个条框,有感兴趣的题目大家随意发挥~~~

现代文化的四个主角:

1,学术:即过去的知识。
2,媒体:当下的知识。
3,商业:个体的利益。
4,政治:国家的利益。

周对学术的主演——学者做了些阐述:真正的学者应该具备——哲学的素质,艺术的直觉,古典的人文素养。
否则,尼采说学者就是一只训练有素的狗,只在自己的领地里具有敏锐的嗅觉。这些人在选择自己领地时有种无所谓的态度,像太监面对一群美女那样无所谓。这个,算笑话吧。。。

另外尼采批判了他们当代的教育(德国的19世纪跟世界的21世纪真的没啥区别)——

教育的目标:谋生(受制于商业)、为国(受制于政治)。
教育的内容:受限于学术和媒体。

这四个文化主角控制了教育,导致了必然的扩招和质量下降。尼采觉得教育应该集中于少数人身上,为了产生天才。鲁迅后来也说我们应该成为天才的土壤,起码不该制造剿灭天才的悲剧。因为一个好的时代在于它的天才辈出而不是学者无数。

关于教育,我想起前段时间热议的“取消文理分科”的话题。在我看来,文理分科完全是社会分工细化的结果,它剥夺了每个人受全面教育的权利和机会。大师和专家的区别,不止在于高度,更在于广度。

[ 本帖最后由 I-love-you-all 于 2009-5-22 23:24 编辑 ]
失语

TOP

还是把尼采当作一个诗人或者文学家什么的吧,那样的他可以接近完美。
尼采的所谓哲学思想换个马甲其实就是个人英雄主义,“到女人那里去之前,先带上你的鞭子”。
做一个女人应该天真而不幼稚,宽容而有原则,热情而不轻浮,浪漫而不虚荣!

做一个男人应该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嫖娼!

TOP

难道楼主也是复旦的?

TOP

引用:
原帖由 渚薰 于 2009-5-21 01:16 发表
还是把尼采当作一个诗人或者文学家什么的吧,那样的他可以接近完美。
尼采的所谓哲学思想换个马甲其实就是个人英雄主义,“到女人那里去之前,先带上你的鞭子”。
所以有人称他为诗人哲学家嘛,他的文章是诗化了的哲学,呵呵。
至于说英雄主义,用今天的马哲观点去审视的话,确有一部分有贵族主义倾向,“超人学说”体现的较为明显,他认为“下人”是不能完成超越的,唯有完满的超人才可以,大概他是对无药可救的现代人太失望了吧。

[ 本帖最后由 gunderful 于 2009-5-21 10:47 编辑 ]

TOP

最初结识尼采也是通过这么一本书,大一西哲课的老师推荐的,尼采激越的思想让人振奋。

这么多年下来,也读了不少尼采写的或是他人解读尼采的书籍(顺便推荐下海德格尔的《尼采》两卷本和丹尼尔·哈列维的《尼采传》,前者是洞悉尼采思想的最佳注本,后者通过大量摘引尼采与其妹伊丽莎白,密友罗德,加斯特等人在不同时期的书信片段展现了一个更加真实的尼采),最大的感受就是他的真诚,很难想像一个从二十几岁开始就频频为头痛眼疾胃病所折磨的人,居然没有一刻放弃对人存在意义的追问,也许是因为他太爱人类了。

他是矛盾的,每一刻都在与自己的思想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不断的发生着精神危机,他爱叔本华,爱瓦格纳,爱莎乐美,但最后他都不得不选择了放弃。瓦格纳对尼采的影响无疑是非常深刻的,他曾经带给了他太多的欢乐,而当尼采发现了瓦格纳虚伪的一面时,他失望了,为瓦格纳感到悲哀,他试图去影响他的老师,使他上升到配得上他热爱的高度,可惜,最终这份友谊还是无可挽回的破裂了。他猛烈的抨击瓦格纳,写下了《人性的,太人性的》,《瓦格纳事件》,《尼采反对瓦格纳》等书,然而从内心深处他依然热烈的爱着瓦格纳。1888年,尼采在自传中写到:“我应当对那桩最持久,最深刻,最挚爱的欢愉----我和瓦格纳的亲密交往----说句感激之辞......我绝对不能把在特里柏森的日子从我生命中抹去,那是充满信任,愉快,闪烁着深刻崇高思想异彩的日子。”

突然很想重读《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 本帖最后由 gunderful 于 2009-5-21 10:48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Linlian 威望 +40 精彩回复 2009-5-21 12:38

TOP

人,好好活着就行了。
搞哲学的说白了就是希望得到大众的崇拜,而崇拜其实就是一种奴性和束缚的体现。哲学家的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非要被后人强加揣测,带上五颜六色的帽子,得到完美无暇的解释。这样一点意义都没有。而最可笑的是,大多数崇拜者真正的思想和行事与他们崇拜的哲学完全背道而驰。
耶和华死了,尼采死了,人都会死的,生前奴役了一群人的思想,死后你就能变成神或者圣人或者什么家之类的。
做一个女人应该天真而不幼稚,宽容而有原则,热情而不轻浮,浪漫而不虚荣!

做一个男人应该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嫖娼!

TOP

哦,你这就么说,就把哲学看得太肤浅和功利了。“爱智慧”乃是一种本能的冲动,而这种冲动注定只会属于极少数人,它不能当饭吃,甚至不能作为解药,它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对真理的探求。千百年来,高尚的形而上学(请不要误解这里“形而上学”的概念,这里的形而上学是指超经验的、抽象的理念和“道”与后来黑格尔后来所批判的与静止不动相对立的形而上学是两个概念)始终是西方文化精神不折的脊梁。
    这也能在一定程度说明,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哲学家的。而脚踏着大地,视线却投向无限高缈的天空的人又有多少呢?

[ 本帖最后由 gunderful 于 2009-5-21 16:04 编辑 ]

TOP

我是近来看月月回复的,太精彩了

TOP

哲学肤浅不肤浅我可没说,但有些哲学家却是真实的虚伪,做错了事却不敢承认的,还整天一本正经的说这个好那个坏,呵呵。
你敢说哪个哲学家不希望有一大帮归顺自己哲学思想的群众?
做一个女人应该天真而不幼稚,宽容而有原则,热情而不轻浮,浪漫而不虚荣!

做一个男人应该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嫖娼!

TOP

 31 1234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