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中国网
首页 | 新闻 | 视频 | 杂志 | 宝贝 | 下载 | 小游戏
广告联系QQ: 2228506079
发新话题
打印

《FOOTBALLEUR-皮雷自传》(读书笔记)

《FOOTBALLEUR-皮雷自传》(读书笔记)

(2007.5.14-2007.5.15)

原想一篇篇先发在博客上,等完成后,再转过来,但发现,这个日记好像要细水长流了,刚刚看了1/8,就发现自己有可能会写出5篇日记来,照这个比例下去,等写好后,也许又臭又长,没有人想看了
================================================
May 14th , 2007
星期一


开始读Robert Pires 的自传《FOOTBALLEUR》

这是一份珍贵的生日礼物,是一本改版后的皮雷自传,在原版的基础上,又加上了02/03和03/04两个赛季以及法国在2004欧冠的赛事。虽然期盼此书已久,但待拿到书,迫不及待地翻了一遍之后,在看到自传的最后一句话时-“My dream is to be a Gunner for life ” - 一种难以形容的情绪,让我突然失去了读此书的心境…

这是在今年二月份…

今天写了一个八卦帖,其中摘引了一段枪手论坛上ccc的一个皮雷自传的翻译帖,于是,决定静下心来,好好儿读一读这位打心眼里喜爱的足球运动员。

夜深人静,在柔和的立地灯光下,一册在手,皮雷娓娓的自述,很容易让读者产生一种促膝的幻觉!

“当我在边线旁扔掉拐杖,蹒跚地走进球场,走上授奖台时,球场内,有节奏地呼唤着我的名字,那欢呼声,让我永世难忘。我是球队里最后一个举起联赛的奖杯的,当我将奖杯举过头顶时,站在授奖台下海布里草坪上的队友们跪了下来。维耶拉,亨利,西曼,亚当斯…  此时,看台上的欢呼声震耳欲聋,但让我感到一阵透过脊椎震颤的,是这些伟大的球星们对我“跪地朝拜”的场面。”

读到这里,也感受到了同样的颤粟!

获得奖杯的荣誉,远远比不上这种万众齐呼的认可,比不上队友们夸张地赞扬!

在那一刻,我们的皮雷,站在了世界足坛的顶峰,我的眼眶中充满了回忆引起的泪水。

心情激动地合上了书,因为知道,如果继续看下去的话,我今天晚上就不要睡觉了!


-----------------------
May 15th , 2007
星期二

书中,皮雷回忆到当时并没引起我们球迷太多注意的“惨不忍睹”的那一瞬间;

这是皮雷那个赛季为阿森纳踢的第45场,虽然赛前,他感到有些累,但还是很期待这场决定球队是否能赢足总杯的比赛。 因而比赛一开始,皮雷就进入了状态:

“比赛开始只有2分钟时,我们发动了第一次的进攻,我在纽卡索的禁区左边接到了一个传球,没有时间去控制,于是我一脚射门,完成了我在这个赛季的第13个进球。十三,我不很迷信,但也许我当时真应该想到这一点,小心一些,但在那个刺激肾上腺的时刻,我太过投入! 大约15分钟时,我从左边将球传给了在对方右边门柱转来转去的博坎伯,他不失时机地将球捅入了纽卡索的大门内,我们2-0领先,比赛结果基本已成定局。”

也就是在此后,发生了那令人痛苦的一幕:永贝里在追一个球,对方的防卫队员达比扎斯与其争抢,皮雷赶上前帮着永贝里将球抢下,为了躲避这个希腊后防在边线上的铲抢,皮雷跳了起来,但因为脚卡在了草地上,落下时,右腿压在了身下,右膝发出可怕的撕裂的声响…

直到现在,皮雷在看起那段录像时,都会感到sick,而当我读到这里时,也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继续“注视”这残忍的一幕….

在放下书之前,想起了温格在一次网络访谈中,对一个问题的回答:

“如果您可以推翻以前的一项决定,会是哪个决定?”

“我曾作出过许多错误的决定,若要举出一个例子的话,就是2002年罗伯特-皮雷受伤那次。当时在左翼这个位置上,他是世界上最佳的球员。那个星期,我曾决定不让皮雷上接下来的在纽卡斯尔的比赛,但离比赛越近,我越想派他上场,因为如果我们赢了那场比赛,我们几乎就拿到(足总杯)了。在赛前24小时我改变了主意,不幸那场比赛他遭到严重受伤。我回家时在想我是多么的愚蠢,因为我本应该按我原来的计划去做••••••他错过了世界杯,之后我深深感到这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决定。这不是命运,因为我曾坚信是时候让他休息了,因为他显示出疲劳的征兆,因此你就应协调上场次数来减少受伤的机会。实际上我心里知道派他上场是不恰当的,但是在最后作决定时我优柔寡断了。”

当时听到这个回答,十份感叹:本来是一件很有些偶然的事情,教授拒绝将此事归于命运,而自己承担其错误决策的责任,我们谁也没想到,一个决策,竟让教授自责了那么多年!

听皮雷自述,更为他的这次受伤感到心痛和遗憾,这应该是他足球生涯中受到的最大的打击,他因此失去的,不仅是那次世界杯的机会,实际上他是失去了成为世界足坛巨星的可能!打那次受伤后,皮雷,从他足球生涯的顶峰,逐渐走着下坡路,一个球星无比辉煌的前程,就在一瞬间,这样地消失了…

什么时候想起这些,什么时候都会觉得十分伤感,不仅为了皮雷,也为了教授…


[ 本帖最后由 asn14 于 2013-8-27 09:35 编辑 ]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2007.5.16-2007.5.17)

May 16th , 2007
星期三


书读得快,帖子写得慢,所以将《读书日记》改成了《读书笔记》,不用天天更新。

在对上次两篇笔记的回复发表意见时,说明了现在写这些东西,只是因为现在才开始读这本书,才开始写读书心得,和当前俱乐部发生的一切没有什么关系,文字中对皮雷的感情和怀念,与球队现在的成绩以及皮雷现在何方,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因为始终觉得离开阿森纳是皮雷自己的选择,对他自己来说,也应该是正确的选择,去潜水艇,应该好过留在阿森纳?

http://bbs.arsenal.com.cn/viewthread.php?tid=81068&highlight=%2B%B0%B2%E2%F9

当然如果他还在球队,就不会用“怀念“二字了,但伤感依旧,是为他的略带悲剧色彩的故事...

现在虽然十分怀念,虽然对他不能终老枪手感到十分的遗憾,但生活中哪会事事如愿?读他的自传,对他的进一步的了解,更体会到了这一点...

读书时的伤感不是从他离队开始的,而是从他受伤那一刻起,记得柳驿的关于“帅哥”的帖子中,提到,悲剧色彩,可能是皮雷拥有诸多女球迷的原因之一 ,但岂止“女”球迷? 不过,只是在他离开后,我们才有机会细细回忆,才会比较系统地表达出来;

正像马卡所说,他的“命不够硬”,那次受伤,已经是他的第二次了,自此后,心理可能蒙上了很大的阴影;而那个小心眼儿的法国队教练,剥夺了他参加2006德国世界杯的机会,我想,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更为沉重的打击!

不过让人感动(不是伤感)的是,受伤后的他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我通过他的讲述,进一步了解了他对待生活的态度,也加深了对一个职业足球运动员的理解,正是这些,让我觉得作为一个球迷,是有责任写一写自己的一点心得的。

*************
May 17th , 2007
星期四


-My world cup was over even before it had begun
我的世界杯的梦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破灭…...


皮雷受伤后,法国队教练敦促他去找一下著名的骨科医生杰伊格,而温格则亲自打电话给杰伊格医生询问,并为皮雷安排好了与医生的会面。在一系列检查后,虽然医生们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但他们都预计复康至少要六个月,这个消息让原准备只是耽误世界杯预选赛的皮雷十分震惊: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感受到的痛苦,几乎和膝盖的伤痛一样难以忍受。”

从医生那里出来,皮雷要回到法国球队所在地,去面对他法国队的队友和媒体。当时,坐在汽车上的皮雷感到因沮丧而身心麻木:

“我脑子里只是想着世界杯,这是任何一个踢过足球的小男孩子的最大的梦想。法国要卫冕1998年的辉煌,而当时球队的球员,在我看来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强壮和自信。这次比赛,是多年来我们努力攀登的顶峰,国家队的组成也是经过了周密的规划,但现在,我却要失去这个机会,这真的让人难以承受。”

“我试图往好的方面去考虑。我只有28岁,我还可能有机会参加下一次世界杯。这应该是我的目标。再说我还有其他许多值得向往的事情,不光是在俱乐部和国家队,足球之外还有更多的生活。而且,在下一个德国世界杯到来之前,还有4年的时间,我还有可能得到更多的提高。”

读完这一段,谁都可以看出,失去参加2002年世界杯的机会,对皮雷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因而2006年德国世界杯,对他是多么的重要!

2006年挑选法国国家队时,法国球迷为皮雷的呼吁,被那个法国教练当成了耳边风,这个小心眼的教练的作为,几近残忍,是他,在皮雷的旧伤上又扎上了一刀!


[ 本帖最后由 asn14 于 2009-9-26 08:21 编辑 ]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2007.5.22)

前天晚上,看完了第四章,对皮雷等在马赛的遭遇的愤怒,以及对皮雷在书中表达的对球迷的理解,让我想到了球场上的12th Man ,因此一口气写了一篇很长很长的包括两个部分的帖子放在了博客上,今天早上,将其一分为二,上半部分,准备发到之心(http://bbs.arsenal.com.cn/viewthread.php?tid=102759&page=1&extra=#pid4113510)
================================================
2007/05/22

昨晚看到了书中第四章《A Mess in Marseille – 在马赛的混乱》,皮雷和其他球员在马赛俱乐部的遭遇,读得让人心寒!

马赛的那些所谓的“球迷”,不仅几乎毁了俱乐部,而且也在当事的球员心里,留下了深深创伤,如果球场上有这样的“球迷”的话,应该是给自己球队增加了一个“敌人”- 为对方球队充当了第12个球员!

那是在1999年12月,当球队在一场比赛中5-1失利时,场上“球迷”毫无顾忌地对球员发泄了他们的不满,特别是对当时的前锋Christophe Dugarry。球场的气氛几乎爆炸,皮雷写道:“我们从球场的四面八方感觉到对我们发泄的仇恨,我们只想尽快地离开场地。但到球队下榻的饭店后,饭店工作人员告诉说,我们已经无法离开,因为一些所谓的‘supporters’等在饭店的停车场,我们被堵在了饭店里,只好在第二天才回家。”

第二天早上,俱乐部告诉球员,一些球迷组织,要求和队员们面谈,当问起谁愿意参加会谈时,球员个个低下了头,有什么好说的呢?球场失利,不光是球迷,对球员来说,更是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结局,当球迷不能理解这点时,面谈会有什么结局?

作为当时的队长,皮雷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也想听听那些‘球迷’到底想要我们怎么样”,所以在皮雷的带动下,6个球员应约来到了与“球迷”们会面的球场,但没有想到,那次会面实际上是一个“已经设下的陷阱”!

“…当我们到达时,立即感觉到不对头。一种很‘不祥’的气氛…我的直觉是想赶快掉转车头开回家,但这是事先安排好的会谈,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将车开到了更衣室附近.. 那里已有200多人在等着我们!而俱乐部告诉我们,与我们会面的只有7个‘supporters’的代表。当我们从车里出来时,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还好来了几个俱乐部的保安人员,我们6人赶紧进了更衣室。”

“此时,外面乱了起来,石头砸向我们的汽车,Sébastien Pérez的车的挡风玻璃炸裂,我的车窗被一个烟雾弹砸破....后来警察来了,外面的人喊叫着让我们出去,我们当时不想见任何人,只希望局面能平息下来,但这是无法做到的,因为外面那些所谓的‘球迷’们,一门心思地想闯进来,将我们痛打。”

当然看到这里,谁都知道那些捣乱的是一些借着球迷的名义的流氓,而且并不是一般我们所说的“足球流氓”,因为“足球流氓”一般只想痛打对方球迷或球员!

事情发生两个星期后,皮雷告诉马赛俱乐部主席,他决定离开…

当时俱乐部面临降级的危险, “球队的每一个人都想离开俱乐部,无一例外,但我们告诉自己,‘我们要为这个俱乐部再奋斗5个月,然后,我们可以高高地抬起头离去’…”

马塞球队那个赛季以一球之多,保住了它在甲级联赛的位置,而皮雷,也没有因为那次的挫折“影响到自己对足球的热情和喜爱。”

皮雷说:“虽然有人想破坏我在Vélodrome 的日子,但我在马赛还是有一些愉快的时光的,也遇到了一些真正的能够欣赏足球的supports,我不会忘掉他们的,也不会忘掉那些帮助我走过这段历程,并尽他们的全力帮助了这个俱乐部的人们。是为了这些球迷,我们才会尽自己的全力,避免了球队的降级,而决不是为了那些对足球一无所知,给我们带来无限烦恼的蠢货们!”

骂得好,皮雷!

后来,当皮雷来到英国,他为阿森纳踢的第一场球是在桑德兰主场-光明球场(Stadium of Light),教授让他先在板凳上观察一下,没有首发。

相比马赛的遭遇,皮雷深深感受到英国球迷对球队狂热的支持,并逐渐感受到球员在英国俱乐部里所受到的保护和尊重(以后再详谈)。

“...这是一个典型的英国俱乐部的主场(光明球场),在那里主场球迷为他们球队震耳欲聋的加油声,从开场的哨声一直到比赛结束的哨声,从来没有间断过!”

以上,在书中第四章《在马赛的混乱》结尾的一段话之后,是第五章《在阿森纳的奇遇》开篇的一段话,相比之下,让我想到了足球场上的12th Man!

----------------------------------------------------------------------------------------

注:《FOOTBALLEUR》第四章《A Mess in Marseille – 在马赛的混乱》最后一段的原文:

“Some people tried to ruin my time at the Vélodrome, but I still had some good times and met some genuine, appreciative supporters there. I haven’t forgotten then and all those who helped me to see it through right to the end and did their best for the club. It was for those fans that we fought to stave off the drop, not for the morons who know nothing about football and made our lives hell. ”


[ 本帖最后由 asn14 于 2009-9-26 08:26 编辑 ]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2007.5.28)

2007/05/28 周一

书看了一多半了。不过笔记没有什么顺序,只是有感而发。书的第五章 《THE ARSENAL ADVENTURE》 读起来很亲切,对阿森纳俱乐部,对教授…对伦敦的足球文化都有了更多感性认识。当然,也进一步了解了作为一个球星,皮雷的敬业和投入,而作为一个人,皮雷的侠义和善良,特别是在读了前一章《在马赛的混乱》之后!

因为是自己的笔记,所以决定在翻译人名上还是遵循自己读音的习惯来翻译,比如 Pires-皮尔斯,Arsene-阿森… 将Pires翻译成皮雷,一是听起来怪怪的(可能是因为不会说广东话的缘故?),二来打字也不容易,经常打成“疲累”,觉得似乎不怎么lucky!
======================================================

阿森-温格

“My transfer to Arsenal was less about the club’s long standing interest in signing me and more about my relationship with Arsene Wenger”
“我转会到阿森纳来,虽然是因为俱乐部早就想签下我,但更重要的,好像是因为我和阿森-温格的关系。”

皮尔斯说:“我觉得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阿森好像一直想把我拉到他那里去。”

90年代中期,当皮尔斯在Metz时,温格就希望他能到温格执教的Manaco去。但当时亨利在那里,而且和皮尔斯踢同样的位置,皮尔斯去了,就要和亨利竞争主力队的位置,他因此而没有去monaco。而在1998年,Monaco又想要皮尔斯时,温格已经离开,来到了阿森纳,皮尔斯则转会去了马赛。

“不过温格当时一直关注着我在马赛的进展” 皮尔斯说。

所以一旦得知皮尔斯想离开马赛,温格马上向皮尔斯发出了来伦敦的邀请。但当时,皇家马德里也想要他,所以他面临的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选择。

皮尔斯的父母并不在意他去哪个俱乐部,但因为皮尔斯在马赛的遭遇,他的母亲实际上暗地里非常希望他选择阿森纳。作为一个西班牙人,她觉得皇马和马塞过于相近。这次,皮尔斯决定相信母亲的直觉,选择了阿森纳。

在法国队参加2000年欧冠赛期间,皮尔斯每个星期都跟温格通电话,商谈转会的事情,温格也谈及对他来阿森纳后的设想。温格还对皮尔斯说:“我希望你能达到你的最佳状态,找回自己的信心。你在马赛经历了一段困难时期,现在你应该尽量消除在那里受到的负面影响,解放自己。”

温格的话让皮尔斯十分感动:“感受到温格这样一个教练对你的全面支持,非常重要,当知道他十分希望你加入他的队伍时,大大地增加了对自己信心。温格参加了签约以前所有我在场的有关会议。实际上在签约以前,我没有见过俱乐部的任何其他负责人,也没有见过俱乐部副主席大卫-戴恩,直到后来,在伦敦阿森纳的训练场地,才第一次见到他们。”


阿森纳俱乐部

“At Arsenal we are really pampered…It reminds me of my mother used to do for me when I was young… At Arsenal it’s as if I’m returning to my Child hood …”
“阿森纳对我们真的有些娇惯… 这让我想起了年轻时我的母亲为我所做… 在阿森纳,我似乎又回到了我的童年…”

在马赛,皮尔斯和他的队友的那次遭遇,其实和俱乐部很有关系,因为俱乐部明明知道“球迷们”会借会谈的名义,围攻球员,但在安排那次会见时,却对皮尔斯他们只字不提,也没有打算对冲突作任何预防措施。

相比之下,阿森纳俱乐部对球员的关心和周密的照顾,使皮尔斯有回到童年,回到母亲身边的感觉,虽然他始终都觉得很不习惯。但这些,肯定对提高球员的竞技状态有极大的好处。

俱乐部尽力为球员安排好一切,而球员们所要做的,就是一心一意踢好足球!

来阿森纳之前,皮尔斯就听说过英国足球界的一些传统,“有些事 -比如青训队球员负责给主力队球员洗刷球靴- 我觉得不会是真的。但到海布里后,才眼见为实。”皮尔斯觉得这体现了英国足球俱乐部纪律严谨,等级“森严”,奖惩分明。

这是不是有些像在军校?严明的纪律,对年轻球员的成长应该很有好处,激励他们向上的决心,也培养了他们对资深球员的尊重。

不过读到这里,觉得让法布利加斯们给皮尔斯们刷球鞋,是不是有点过分?不知现在是否还是这样?

当然是否能成为好的球员,是否能在职业球员的道路上打下一片天地,很重要的还是由年轻球员本身素质决定的。聪明的,就能从严明的纪律中受益,而愚蠢的,可能会因为受不了约束,适得其反。特别是在英国足球的大环境中,在足球商业化的大环境中…

“俱乐部有‘父子’两个工作人员(女队教练Vic Akers和他的儿子Paul Akers),专门负责队员的球衣,赛前将每个人的洗熨一新的球衣挂在海布里更衣室的固定位置。在训练场地也是如此:当我们到达时,我们的短裤,袜子,训练服,背心,毛巾,甚至游泳裤衩(以备我们在训练后想到水里泡一泡)都整整齐齐摆在我们每个人的衣柜旁。”

听说一直是我们成绩辉煌极顶的女队员在帮男队员们洗他们的臭汗淋漓的队服,实在是有点过分!

“当我们训练结束后,我们将球靴交给他们,当我们淋浴好后,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我想我永远对此感到不习惯。这让我想起了我母亲,在我年轻时,她总是帮我整理背包,训练后,将脏衣服拿去洗。在阿森纳,我觉得我似乎回到了童年:一切都有人为我准备好,除了踢球外,我不用作任何事情。”

啊呀,这个样子,是不是真的会把一些“意志不坚定的”球员惯坏了?

俱乐部对任何一个新来的球员,会为他安排好一切:衣食住行,面面俱到。年轻的,一般可以先住在那位“阿森纳房东太太”家,不仅可以包食宿,还经常车接车送,小法和小桑就一起在那里住过,小桑有时还给小法准备早餐。

而皮尔斯刚来时,俱乐部将他安排在了亨利的住处。

不过,并不是所有伦敦的足球俱乐部都会这样照顾球员,去切尔西的外国球员经常在初来时感到非常困难,因为他们需要自己去寻找住处,没有人帮助他们安顿下来,真是会感到非常困难的。

2000年7月2日,星期天,法国队2-1击败意大利队,夺得2000欧洲杯。7月3日一早,阿森纳俱乐部派出一架专机,将皮尔斯从Rotterdam机场接往伦敦。非常迅速地进行了常规的健康检查,然后在和约上签了字。下午,皮尔斯又飞回巴黎,参加了法国队的庆祝活动。

“那真是一个美妙的周日和周一,几乎是转眼间,我就由一个马赛球员成为了一名枪手。”


[ 本帖最后由 asn14 于 2013-8-27 09:52 编辑 ]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极度狂热》简体版终于问世(很荣幸,本人为此书写了导读),对〈极度狂热〉的节译,是2005年开始的一系列读书笔记的第一篇。于是又有些心血来潮,翻起烙铁,准备将4个没有写完的连载或继续,或告一段落,或作一结尾

[ 本帖最后由 asn14 于 2013-8-27 09:57 编辑 ]
我的博客《阿森纳14》

TOP

02年夺冠时的那个画面真的令人感觉美得心碎...


增善减恶,德被苍生,万物皆兴!(褚葛静一)

哈德斯霍内德:那不过是一个没用的杯子~~

微博: http://t.sina.com.cn/afac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