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中国网
首页 | 新闻 | 视频 | 杂志 | 宝贝 | 下载 | 小游戏

 38 1234
发新话题
打印

[读书] 历史的幽默

历史的幽默

最近在看柏杨的《中国人史纲》,很有收获。最近看到的一个有趣的故事是关于柳永的,对于柳永这个词人,我本来是不大喜欢的,他的花间词写得好是好,但总感觉太艳了,不如苏辛来的大气。但是看完下面这则故事后,我对他的好感倍增。柳永曾经在他的一首词里写过这么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盏低吟”,后来柳永也像同时代的其他文人一样,走科举之路考功名去了。当朝的是北宋第四任皇帝赵受益,他在审阅科举名单时,看到了柳永的名字,一面把他的名字一笔划去,一面说道:“去浅盏低吟吧,还要什么功名。”如果换作是其他心理素质不好的人,遇到皇上的这道封杀令说不定早就想不开投河了,但柳永却很幽默的称自己的那首词是《奉旨填词》,哈哈,难得他这样想得开。

柳永的这种幽默感在中国文人身上是很少见的,尤其是在宋朝那群超级严肃的文人身上。

说到严肃,就不得不提与柳永同时代的司马光了。司马光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少痕迹,但真正让我记忆深刻的只有3件事:砸缸;编写《资治通鉴》;作为保守派领袖反对王安石的变法。

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司马光砸缸的故事是被编写进小学语文课本的,当时老师还用这件事情对我们进行淳淳善诱,让我们学习司马光小朋友不拘一格开阔的思维方式,遇到困难要多多开动脑筋。司马光编写《资治通鉴》也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这本史书可以说是影响力最大的一本编年体史书,清朝的康熙大帝对其更是爱不释手,评价说“事关前代得失,甚有裨于治道”。这也算是司马光做的一件好事。

如果说前两件事都是正面的积极的,那么第三件事作为保守派领袖反对王安石的变法就没那么光彩了。王安石变法可以说是宋朝中兴的一个机会,如果成功,对宋王朝的帮助不亚于当年商鞅变法对秦国的益处。但是在以司马光为首的儒家保守派们的包围下,王安石变法最后还是落得个失败的结局。为了反对变法,司马光甚至把当朝皇帝赵顼的母亲高太后也拉进了自己的阵营。于是从小便长在深宫中的赵顼即便是再英明果敢,也抵抗不住满朝大臣和自己母后的群起攻之,只好弃用王安石,重新任用司马光做宰相。司马光重新上台以后,立刻废止了所有的变法项目,甚至连很多旧党都不得不称好的“募役法”也被全盘废止。那些支持王安石变法的新党们也落得个被贬黜的下场。这其中最倒霉的其实是苏轼,因为苏轼并不是所谓的新党,但是他对司马光不加甄辨全盘废止新法的做法不满,于是就向司马光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结果被司马光一口回绝。苏轼对于司马光的这种专制的做法很不满,他愤然道:“从前总是听你称赞历史上哪些人能据理力争,能直言纳谏,结果到了自己身上,却做得是完全相反的事情”。结果,倒霉的苏轼被旧党们搞了个“乌台诗案”贬黜到地方去了。这次的贬黜,对于苏轼自己的政治生涯是场毁灭性的打击,但对于整个的中国文化史,却不见得是件坏事。中国历史少了一个勾心斗角的政客大官,却多了一个胸襟开阔的全能文人。

司马光身上所具有的僵化的儒家思想的保守在“濮议事件”上到达了顶峰。上文提到的那个宋朝第四任皇帝赵受益没有儿子,便收养了自己的堂兄濮王赵允让的儿子赵曙作为继承人。等到赵曙继位,一件我们现代人既不会遇到也不可能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赵曙应该如何称呼生父赵允让?按照我们现代人的观点,当然是叫“爸爸”了,但司马光们却不这样想,原因是他们认为赵曙被赵受益收养,属于“小宗”入继“大宗”,在儒家宗法制度下,应以大宗为主,对于大宗的“法定父亲”赵受益的堂兄赵允让,当然应该称其为“伯父”而不是“父亲”。从司马光小时候的砸缸救人,到后来的濮议事件,僵化的儒家思想对宋朝士大夫的影响程度之深和危害之大由此可见一斑。到了南宋时期,出了个理学家朱熹,更是把儒家思想进一步僵化,只有朱熹自己注解的“四书五经”才是正统的官学,其他人的注解版本都算“非法出版物”。讽刺的是,朱熹自己曾写过这样一句诗“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跟司马光一样,典型的嘴里说一套手里做一套的伪君子作风。

我们常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么说绝对是有根据的。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濮议事件在历史上发生了不只一次。到了明王朝,这个宋王朝后的最后一个汉人王朝,“濮议事件”又一次发生了。这一次不知道该叫自己爸爸什么的主角换成了朱厚熜。如果说与宋朝的濮议事件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么这次的“大礼议”变得更加热闹有趣。赵曙再怎么说也是赵受益从小便抱进宫中当作亲生儿子养的,而这个朱厚熜却是上任皇帝朱厚照的堂弟,二人连面都没见过。这次的问题是朱厚熜应该叫自己的父亲什么?按照儒家的宗法制度,朱厚熜应该叫朱厚照的爸爸(也就是朱厚熜自己的伯伯)朱祐樘为爸爸,因为朱祐樘是大宗的法定父亲,而称自己的生父为叔叔。这次士大夫大臣们闹得更大,不过在整个统治期间一贯冥顽不灵的朱厚熜却在父母血肉亲情的感召下开光了一次,坚决称自己的父亲为父亲,甚至还对那些以辞职相逼的大臣实施了严厉的打击,才算了解了这个事件。

明王朝和宋王朝的历史相似之处绝不止这么一处,这种惊人的相似在两位民族大英雄身上又得到了一次体现。这两位民族英雄便是宋朝的岳飞和明朝的于谦。两人都是抗击北方外族侵略的民族英雄;都深受百姓的爱戴;都取得过彪炳的战绩;都有一个令人遗憾的结局。甚至连死法,两人都差不多,岳飞死于秦桧的“莫须有”罪名,而于谦的罪名是“意图迎立藩王”,都是完全的无中生有。在如此多相似之处当中最不同也是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两人被皇帝除掉的原因却截然相反。岳飞死于宋高宗赵构之手,原因是岳飞的人生理想是“一血靖康之耻,赢回徽钦二帝”,而岳飞没考虑到这其实恰恰是赵构最害怕的事情。赢回了徽钦二帝,他这个皇帝怎么当?赵构的这个软肋被秦桧狠狠的抓在手里,才有了岳飞的遇害。而于谦的情况正相反,如果说岳飞是死于新皇帝的话,那么于谦便是死于旧皇帝之手。明朝土木之变后,皇帝朱祁镇被瓦剌抓走,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果断继位,不受鞑靼的胁迫,并且任用于谦整治军队和全国事务,结果使明王朝有了9年的安定。与宋朝徽钦两帝命运不同的是,朱祁镇后来“幸运的”(对当时的百姓来说,这绝对是种天大的不幸)被鞑靼放回来了,而朱祁钰也没有像赵构那样拒绝救回旧帝。回来后的朱祁镇只被封了个亲王,但他对于“篡位”的朱祁钰和朱祁钰重用的于谦一直怀恨在心,等到朱祁钰病重时,等不及的把王位抢了回来。为了表明他抢回王位的必要性,便以“迎立藩王”的罪名把于谦逮捕了。后来发现召集藩王进京的令牌一直在深宫中未动,便在“迎立藩王”前加了“意图”两字把于谦杀害了。

可怜岳飞和于谦两位民族英雄,在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解不开的死结下,空有一腔报国热血,却最终死于谄媚小人和昏庸皇帝的陷害。

最后,就用岳飞的《满江后》和于谦的《石灰吟》作为本文的结尾,来纪念一下他们在历史上作为中国人写下的浓重一笔。

满江红(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石灰吟(于谦)

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全不顾,要留清白在人间

“So can Arsenal win the UCL&EPL this season?In my mind,NO QUESTION WE CAN!" ——Dan Roebuck

TOP

柳永,咏“柳”。。。
“只把浮生,换作浅盏低吟”

TOP

幽默、残酷、愤怒、无奈

TOP

王安石那次变法 很难说是什么好事情 关键王安石也是个儒生
你剥 或者不剥夺
发帖框就在那里
你遵 或者不遵守
版规就在那里 不严不松

TOP

记得以前历史书上对王安石变法失败的原因

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实际需要

解甲归田,种菜偷菜养牛

TOP

苏轼的后知后觉总让人发笑,不过被这么一贬他人生反而完整了。后来我们在背诵著名文学家苏轼时才可以滔滔不绝说他儒释道三者合一

朱熹之类的人既然有这样的见解,又做出那样的事,未必不是现实所迫,可能只有在文字才能抒发真想法吧,在文字狱轮不到自己头上来的时候

下面是baidu来的王安石变法内容——总体来说就是加强政府宏观调控,关注三农问题,提高军队素质建设,改善人才选拔制度的不实之处。

主要有富国之法、强兵之法、取士之法
“富国之法”的主要内容是:

青苗法。宋仁宗时,陕西百姓缺少粮、钱,转运使李参让他们自己估计当年谷、麦产量,先向官府借钱,谷熟后还,官称“青苗钱”。王安石、吕惠卿等据此经验,制定青苗法。它规定把以往为备荒而设的常平仓、广惠仓的钱谷作为本钱。每年分两期,即在需要播种和夏秋未熟的正月和五月,按自愿原则,由农民向政府借贷钱物,收成后加息,随夏秋两税纳官。实行青苗法的目的,在于使农民在青黄不接时免受兼并势力的高利贷盘剥,并使官府获得一大笔“青苗息钱”的收入。

募役法。又称免役法。免役法规定:废除原来按户等轮流充当衙前等州、县差役的办法,改由州县官府出钱雇人应役,各州县预计每年雇役所需经费,由民户按户等高下分摊。上三等户分八等交纳役钱,随夏秋两税交纳,称免役钱。原不负担差役的官户、女户、寺观,要按同等户的半数交纳钱,称助役钱。此法的用意是要使原来轮充职役的农村居民回乡务农,原来享有免役特权的人户不得不交纳役钱,官府也因此增加了一宗收入。

方田均税法。熙宁五年八月司农寺制定《方田均税条约》颁行。此法分“方田”与“均税”两个部分。“方田”就是每年九月由县令负责丈量土地,按肥瘠定为五等,登记在帐籍中。“均税”就是以“方田”的结果为依据均定税数。凡有诡名挟田,隐漏田税者,都要改正。这个法令是针对豪强隐漏田税、为增加政府的田赋收入而发布的。

农田水利法。熙宁二年十一月颁布农田水利法,奖励各地开垦荒田兴修水利,建立堤坊,修筑圩埠,由受益人户按户等高下出资兴修。如果工程浩大,受利农户财力不足,可向官府借贷“青苗钱”,按借青苗钱的办法分两次或三次纳官,同时对修水利有成绩的官吏,按功绩大小给予升官奖励。凡能提出有益于水利建设的人,不论社会地位高低,均按功利大小酬奖。此法是王安石主张“治水土”以发展农业,增加社会财富的重要措施。

市易法。在东京设置市易务,出钱收购滞销货物,市场短缺时再卖出。这就限制了大商人对市场的控制,有利于稳定物价和商品交流,也增加了政府的财政收入。

均输法。主要内容有:要求发运使必须清楚东南六路的生产情况和北宋宫廷的需求情况,依照“徙贵就贱,用近易远”的原则,必须在路程较近的生产地采购,节省货款和转运费。另外,还赋予发运使一定的权力,使他们能够斟酌某时某地的具体情况适当地采取一些权宜措施。这就减轻了纳税户的额外负担,限制了富商大贾对市场的操纵和对民众的盘剥,便利了市民生活。

强兵之法”

这是王安石变法的第二个主要内容,具体措施有:保甲法、保马法、将兵法、设军器监。

保甲法。熙宁三年司农寺制定《畿县保甲条例颁行》。其主要内容是乡村住户,不论主客户,每十家(后改为五家)组成一保,五保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凡家有两丁以上的出一人为保丁,以住户中最有财力和才能的人担任保长、大保长和都保长,同保人户互相监察。农闲时集中训练武艺,夜间轮差巡查维持治安。王安石推行保甲法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范和镇压农民的反抗,以及节省军费。

将兵法。作为强兵的措施,王安石一方面精简军队、裁汰老弱,合并军营。另一方面实行将兵法。自熙宁七年始,在北方各路陆续分设100多将,每将置正副将各1人,选派有武艺又有战斗经验的军官担任,专门负责本单位军队的训练,凡实行将兵法的地方,州县不得干预军政。将兵法的实行,使兵知其将,将练其兵,提高了军队的战斗素质。

保马法。规定百姓可自愿申请养马,每户一匹,富户两匹,由政府拨给官马或给钱自购。养马户可减免部分赋税,马病死则要赔偿。

政府下令设置军器监,监督制造兵器,严格管理,提高武器质量。从此,武器生产量增加,质量也有所改善。

“取士之法”。

王安石在进行政治、经济和军事体制改革的同时,也非常关注人才的选拔、培养和使用,主要是为变法造舆论。主要有改革科举制度、整顿太学、重视对中下级官员的提拔和任用这三个具体措施。

熙宁四年(1071年),颁布改革科举制度,废除以空洞的华而不实的诗赋词章取士的旧制,恢复以《春秋》,三传明经取士。即要求考生联系当前实际采取参加经义策论的考试。这就把科举的立足点放在选拔具有经纶济世之志和真才实学的天平上,从而扩大了考选名额,使一大批新进之士取代反对改革的旧官。

同年秋,实行分上、中、下三班不同程度进行教学的太学三舍法制度,不能不看到,九百年前我国已有了从实际出发的科举、学校制度。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阿森纳的未来。

TOP

苏轼,岳飞, 于谦
在这座城市都有他们的痕迹
Arsenal till i die  
Dennis till i close my eyes
Arsene till i cannot breath
Thierry till i lose the sky
  

TOP

扇子和老鼠大米都真厉害

PS,扇子,字体太大,看起来好辛苦哦
  

TOP

据说朱熹同学还是个扒灰高手,把儿媳妇的肚子搞大了,“存天理,灭人欲”这种话居然是从他嘴巴里蹦出来的

朱元璋刚刚建国的时候想给老朱家找个有来头的老祖宗,思来想去想到了朱熹同志(也实在没其他更好的人选了貌似。。。),不过一想想这茬事儿,还是作罢了。。。
回家了,就不许再走了^_^

TOP

靠。。。。给个链接
或者种子。。。。没看过
我自己爬出去恶补

TOP

 38 1234
发新话题